扫描下载手机客户端
有匪   2018年05月16日
有旧(04)

*影帝祺x流量鑫

*娱乐圈AU,破镜重圆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你我有旧,就是有救。



Chapter 04



吻来的暴烈又温柔。


丁程鑫被咬住下唇的时候还迷迷糊糊的想,我刚刚是被鬼上身了吗??他抬眸想问,却猝不及防的撞进马嘉祺似水般温柔的眼。


马嘉祺的瞳眸亮晶晶的,印着他的脸。绯色的,茫然的,无辜的,透着些许纯情和羞怯,一如年少时的模样。


他后脑被对方的胳膊半托着,半是被迫的扬颌凑上去和人接吻。


马嘉祺的舌尖是滚烫的,灼热的,湿漉漉又不顾一切的。丁程鑫瞧着瞧着就下意识阖了眼,任由对方柔软的舌探进来,缠上他的吸吮舔弄。


他抬臂环上对方后颈,细长的十根手指交叉,掌心贴着人颈后细腻的皮肤上下抚弄。


“丁程鑫…”


马嘉祺略微撑起身子垂眸看他。他的声音是嘶哑的,低沉的,像是被灌满了情潮又掩不住眷恋。他叫他的名字,温柔的,迷恋的,连眼神都是湿漉漉的。


丁程鑫盯着他泛了红的眼尾沉默两秒,第三秒便双手向下抚上人依然瘦削却蕴藏力量的肩胛骨。


唇又迎了上来。


窗外暴雨骤降,雨点撞击窗子玻璃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喘息被淹没了,欲火却无法被浇熄。


两个人吻的一身汗湿,额头相抵视线相对,像争抢地盘的狮,像互相狩猎的豹,又像两头孤立无援的幼兽。


丁程鑫被马嘉祺半抱着从沙发上起身,唇胶着着,一刻也离不开似的。牙关磕碰,唇舌纠缠。两个人边往卧室的方向移动边拉扯彼此身上本就不多的布料。


深的浅的衣裤散了一路,浓重的喘息就在彼此耳际。丁程鑫被马嘉祺掼在床上,还未来的及出口的痛呼被堵回喉管。他有些气急,不管不顾的去拉扯马嘉祺颈上仅剩的一条领带。那细长的一条松松垮垮的环在人脖子上,被他用力拉拽下来微微有些变形。


马嘉祺也不在意,头一低便顺从他的力道任着领带被他扯下扔到床下。


风吹起窗帘一角,滚雷照出情动,夜色狭路相逢。丁程鑫不管不顾的去抱马嘉祺,任由对方湿漉漉的舌吻过他线条漂亮的下颌线,吻过因吞咽口水而不住滚动的喉结,吻过锁骨胸口最终对着那一点又吮又舔。


快意如潮,丁程鑫用雾蒙蒙的一双眼看着马嘉祺的脸。几年时光并没在他脸上留下什么痕迹,这么多年过去,他依然少年气十足,一动一笑间温柔难言。


他恍然看到他们并肩的那些年。谢幕时悄悄勾在一起的手指,糯米鸡中间那小小的一丁点肉糜,烟火盛大的嘉陵江畔,星空下呢喃似的那句我喜欢你。


丁程鑫用湿漉漉的眼望着马嘉祺,直到人被他看的受不了一般凑上来吻上眼睑。


被进入的时候丁程鑫疼的要命,床单被他揪出了褶皱,眼角通红一片。马嘉祺的动作很轻,像第一次那样小心翼翼。彼时他们年少,对情事一知半解。马嘉祺也是这样把他按在床上,动作温柔却又坚定。


那是在马嘉祺十八岁生日的夜晚,查过资料看过片儿的少年把他压在身下,手里还捏着床头柜子里藏好的润滑剂。


“丁儿,程程…哥哥…”马嘉祺的脸埋在他颈窝讨好的一声接一声,丁程鑫被他唤的胸口滚烫,只恨不得连命都一并给他。


他流了血,初尝甜蜜的少年却并未发现。他被紧致的肠道包裹着,快感从两个人交合的部位蔓延至四肢百骸,舒爽的他头皮都发麻。向来温柔体贴的人第一次失了控,钳着他的腰把自己送进更深处,那模样看起来像是要把他揉进身体里才算数。


丁程鑫疼的掉眼泪,奇异的快感混杂在无法忽视的疼痛里,他叫他。


“嘉祺,马嘉祺。”


声音里浸了哭腔,对方却好像没发现,温热又柔软的唇凑在他嘴角颈侧,一声又一声。


“丁程鑫…哥哥,我爱你。我好爱你。”


多年未被触碰过的身体一如从前的紧致,马嘉祺进去一点便被夹的头皮发麻,他俯下身去吻丁程鑫的唇,低声哄着他放松。


适应后的节奏陡然加快,丁程鑫喘息急促,十根水葱似的手指在马嘉祺背后抓出道道红痕。他眼神迷离,眼眶里蒙上一层水汽。他被人顶的不住向上,然后又被捏着腰拽回。快感似滔天潮涌,逼的他呼吸不畅脸颊通红,叫出来的声音都是断断续续的哭腔。


“马嘉祺…马嘉祺…嘉祺啊…”


他叫他,像四年前那样,声音软软的,尾音长长的,带着急促的喘息声和不轻不重的哭腔。


马嘉祺发了狠,一手捏着他的腰一手钳着他下颌,身下动作愈快愈深,虎牙齿尖噙着他的唇,舌尖在他牙关肆虐。


喘息被堵在喉管,窒息感掺杂快感将他送上顶峰。呻吟被撞碎,眼前白光一片。


丁程鑫抬手去摸马嘉祺的脸,温热细滑的触感一如从前。马嘉祺垂眸看了眼,抬手去握他的指尖。


手指被人含入口腔,温热柔软的舌包裹上来。骨节指尖被软舌极致温柔的吮吻一遍,末了才被他十指紧扣着压在枕边。


身体里一片滚烫,丁程鑫闷哼一声侧过头去,眼角一点水痕湮灭在鬓角里。





醒来时天色朦胧,床头开着昏黄的壁灯,空气里飘着淡淡的香气,像是玫瑰冷酒,清冷又蛊惑。马嘉祺侧身抱着他睡在另一边,一只手还抓着他的十指相扣,神情放松嘴角带笑。


丁程鑫看了两眼收回视线,小心翼翼的动了动身体。


没什么不适感,看来这人还记得给他清理。


他盯着墙上色彩单调的壁画怔愣起来,想起他们第一次结束后也是这样相拥睡去。结果第二天他发起了烧,马嘉祺才知道清理的重要性。心疼的抱着他不住在嘴角眉心落下轻吻,变着花样的给他煮粥。


不知道现在的马影帝除了粥还有没有其他拿的出手的手艺。不过根据昨晚的醒酒汤来看,多半没有。


丁程鑫想着想着,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


身侧的人十分敏感,被他并不扰人的笑声唤醒,朦胧着一双眼睛支起身体看他。


“哥,你怎么醒了。还早,再睡会儿吧。”


丁程鑫收起笑容抿了抿唇侧首看他:“你可以走了。”


“什么?”马嘉祺似乎是没反应过来,表情是显而易见的茫然模样,十分无辜的眨了眨眼。


“或者你想等天亮再走也行。”


“那我们这样算什么?”马嘉祺终于清醒过来,起身眯着眼面色不善的看他。


“快三十岁的人了思想还这么封建?约一炮而已,你还怕我赖上你不成?”丁程鑫歪头对他笑,漂亮的眼睛弯弯的,甜蜜又无辜。


马嘉祺盯着他定定的看了一会儿,半晌嘴角牵起一个自嘲般的弧度嗤笑一声。他翻开被子起身下床,窸窸窣窣的套上衣服拉开房门。


临走前他回头看他,得到丁程鑫歪着头表情纯良的一个飞吻。


客厅大门被甩的震耳欲聋。


丁程鑫垂眸盯着被子上的印花许久未动,末了,他抬手关了床头的壁灯,任由自己陷入黎明前的黑暗中。





TBC


已复制分享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