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下载手机客户端
有匪   2018年07月08日
秘密恋爱

*半架空现实向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丁程鑫拿着核桃奶进门的时候弟弟们都已经围着餐桌乖乖坐好了。马嘉祺坐在正中位置,左手边的椅子空着,显然是给他留的。


“欸,今天都有什么菜?”丁程鑫几步凑过去在椅子上落座,状似无意的把核桃奶拍在桌角,探头探脑的往餐桌中央一溜儿正在拆包装的快餐盒子上瞧。


马嘉祺把一次性筷子从包装纸里抽出来掰开,捏着两根筷子磨刀似的互相蹭了几下,确定没有木刺了才把筷子放到丁程鑫面前扬唇笑了笑。


“饭菜和汤。”


“你在讲啷个废话?”丁程鑫翻了个白眼,伸手去拿正前方还没拆包装的快餐盒。马嘉祺也不生气,略微颔首开始笑,两颗虎牙藏不住般抵在下唇来回剐蹭。


弟弟们热火朝天的唠着各种话题,完全没人注意到两个哥哥的幼稚行径。张真源把几个快餐盖飞速掀开,然后兴奋的一敲桌沿:“诶呀——好多肉!”


新来的弟弟们连带两个两个幺儿火速加入抢食大战。


餐点肯定是够的,只是幼稚你争我抢让弟弟们收获了无与伦比的快乐罢了。丁程鑫罕见的没加入战局,慢条斯理的把沙拉放到马嘉祺面前,漂亮的大眼睛瞪的滚圆。


“小火柴,你太瘦了,给我吃!”


马嘉祺看看面前的沙拉,又瞧瞧刘耀文碗里的肉,一时无语凝噎。末了还是满脸笑意的伸筷子去夹蔬果,下颌不住轻点一叠声的应和。


“是是是,吃吃吃,丁儿你也一块吃啊。”


晚餐进度完成了一半,丁程鑫凑在餐桌前用下颌抵着桌沿咀嚼肉块,大眼睛滴溜溜的打转。马嘉祺扣着惯常的渔夫帽低头喝汤,帽檐和已经长了的刘海隐约遮住眉眼,让人一时分辨不清是什么表情。


丁程鑫想了想,手肘上了餐桌,肘弯皮肤贴上核桃奶冰冰凉凉的外包装往马嘉祺的方向稍稍蹭了蹭。


视线里突然出现移动物体,马嘉祺下意识抬眸看过去。只见丁程鑫眼观鼻,鼻观心,表情一本正经的在吃东西。眼尾略微上挑,瞳仁里印着细碎的光,两颊鼓动,仓鼠似的模样。肘弯下却压着包装熟悉的核桃奶,正小心翼翼的一点点蹭过来,与他的汤碗越凑越近。


马嘉祺想起曾拍过的戏里小狐狸承诺过的话,忍不住挑了挑眉梢。


大概是感受到了他的注视,丁程鑫终于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偏头看过来。四目相对,丁程鑫有些紧张的把核桃奶推过去,艳丽的舌尖舔过唇瓣,立刻一片诱人的潋滟。


马嘉祺眯了眯眼。


“喏,给你的。”


其实只是给个核桃奶而已,到底为什么会有这种莫名其妙的害羞心理啊。丁程鑫觉得自己年轻的生命里出现了阴霾。


不行,这种状态实在不适合一级酷的团霸大哥。


于是小狐狸瞪圆了漂亮的眼睛略微嘟起嘴,一副凶巴巴的模样挥了挥拳头。


“看什么看,还不赶紧感恩戴德的收下!”


马嘉祺盯着他的脸瞧了半晌,直到丁程鑫的耳朵尖和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染上了绯色,他才终于垂眸笑起来,伸手去拿那袋已经浸上小狐狸体温的核桃奶。


指尖才触及包装一角,Stf带着摄像大哥推门而入。两个人都像被火烫了似的,不约而同的收回手指视线夹菜的夹菜,喝汤的喝汤,好似真的是在专心吃饭。


镜头对准餐桌开始拍摄,弟弟们又在不着边际的胡侃。丁程鑫已经完全融入其中,不时应和几句。


马嘉祺心不在焉的把食物送到嘴边,支棱着耳朵听着小狐狸和弟弟们碎碎念。


“初三不用闭卷,初一初二都要闭卷。”被考试折磨的身心俱疲的弟弟委屈巴巴的控诉着,用十分到位的肢体动作表达不满。


丁程鑫猛的转过头来略微探身凑近,嘴里还有没来得及咽下去的米饭,含糊的话却已经脱口而出。


“对,初一初二都是闭卷。”


马嘉祺瞄了丁程鑫一眼,笑眯眯的没应声。他背对着镜头,悄悄的用手肘凑近桌角无人问津的核桃奶。


肘弯温热的皮肤触碰到核桃奶微凉的包装,连带着心情都愉悦起来。马嘉祺坐直身体,无比自然的融入到了弟弟们叽叽喳喳的讨论中。





晚饭和训练都结束后大家结伴回酒店,丁程鑫和马嘉祺在房门口约定好游戏时间,这才一个带着俩儿子一个带着新同学互相告了别。


新同学和两个弟弟知道他们约了游戏,非常谦让且乖巧的让出了浴室的第一使用权。丁程鑫对着镜子把一次性浴帽戴好,这才拉扯着浴袍带子哼着小调推开门。


两个幺儿趴在床上不知道在看什么,脑袋对着脑袋,背影亲密的很。丁程鑫瞟了一眼不禁有些愤愤然——我,奶爸,打钱。


最开始的美好设想当然是和马嘉祺一个房间,哪怕像在两天一夜的时候带着个弟弟一起,也不是不可以的。


可是很显然,公司它有自己的想法,根本顾虑不到他们怎么想的。唉,谈恋爱真难。


丁程鑫路过两个幺儿的床边,一时手痒忍不住俯身在刘耀文屁股上拍了一把,嘱咐两个人坐起来看,趴着时间长了脖子疼。


他看着两个崽儿听话的起身倚靠到床头,又自顾自的进入了他们的小世界,忍不住以手扶额,我这个当爹的真是操碎了心。



马嘉祺头发吹了个半干,甩了拖鞋爬上床。新同学瘫在沙发上玩儿手机,见他出来抬头看了一眼和他询问水还热不热。


只简单冲了个澡的人点了点头,表示完全够用。于是新同学给手机连上充电器,起身钻浴室去了。


马嘉祺扯好被子回身去拔手机充电头,锁屏页面是丁程鑫的微信提醒,两分钟前问他弄好了没有。马嘉祺解锁回了句好了,又退出页面点开游戏图标。


通知栏上又跳出微信消息,是丁程鑫叫他上线。


两个人在游戏里顺利汇合,二话不说便一起投入到欢乐的海洋。


他们开着语音连麦,偶尔听见丁程鑫那边两个幺儿的魔性大笑。马嘉祺瞟了眼时间,干脆利索的把车后的人一枪爆头,然后喊丁程鑫来舔包。


那边小狐狸得意的话音还没落,下一秒Stf略显熟悉的声音便出现在语音里。马嘉祺下意识沉默着没吭声,听见丁程鑫疑惑的提问。


“你们怎么有卡?”


然后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马嘉祺听见小狐狸说睡觉了,紧接着语音里就安静下来。又过了几秒钟,丁程鑫骤然变高的声调便窜入耳道。


“我靠啊小火柴!又搞突袭!我什么都没穿,还好开着空调盖着被子!可我还傻兮兮的戴了个浴帽!”


马嘉祺在语音这边笑的牙不见眼。


“估计一会儿就轮到我们这屋了,我先准备一下,一会儿再继续。”


丁程鑫下意识往手机上一瞟,这才后知后觉已经吃鸡了。


语音里一阵杂音,然后就是纸张摩挲的细碎声响。



新同学早就拾辍好进被窝了,马嘉祺偏头看了一眼对方脑袋上的苹果揪和怀里抱着的柴犬抱枕一时无言。他把《时间简史》翻到上次浏览的位置,眼睛盯着文字,脑子里却不受控制的开始想象丁程鑫裹着被子炸毛的模样。


“小火柴,小火柴!”


丁程鑫在语音里叫他,询问轮到他房间没有。马嘉祺把耳机又推的深了些,笑着说没有。于是小狐狸又继续吐槽起Stf的无聊行径。


厚重的门板阻隔不了走廊里隐约的尖叫声。马嘉祺嘱咐了两句马上要轮到他们,一边把耳机摘下来一边把书摆正。


Stf果然带着摄像如约而至,马嘉祺抬眸对着镜头笑的意味深长,末了才应和一句。


“看书啊。”


什么都没挖到的Stf带着摄像失望离开,马嘉祺也从被窝里捡起耳机戴上,轻声询问睡了没有。


耳机那边一片安静,他凝神细听了几秒,才听到小狐狸绵长的呼吸声,看来睡的很安稳。


集训都很辛苦,丁程鑫又是惯会逼迫强迫自己的人,认真到马嘉祺无法在镜头前掩饰他的心疼和关心。


也算是把人哄睡着了,马嘉祺安心的合上书回身把它安置到床头柜。


“你要睡了吗?”新同学摘下一边耳机抬眸看他。


马嘉祺点点头,指了指手机,示意他小点声。


新同学会意的点点头,指了指灯抱着手机钻进被窝里。马嘉祺下床去了个洗手间,然后关灯上床。


拉紧的窗帘隔绝光亮,一片漆黑的房间里只有新同学的手机屏幕泛着微弱的光。


马嘉祺翻身上床,戴好耳机闭眼,暗戳戳的想,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听着呼吸声入梦了。


但是还好,不止是梦里。


天亮以后,小狐狸的呼吸声也还是会在他耳边。





END



已复制分享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