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下载手机客户端
有匪   2018年07月28日
匪我愆期(04)



马嘉祺被撞的下意识闷哼一声,也彻底被丁程鑫这通动作惊到了,他怔愣在丁程鑫身下一时忘了动作。柔软的舌尖带着水渍,把他下颌处那颗痣的周围皮肤都舔弄的湿漉漉。水痕像是有了意识,不受控制的顺着下颌线直逼心脏,心火陡然而起。


“哥——”马嘉祺抬手扣住丁程鑫后颈垂眸看他,哑着嗓子唤了人一声。他嗓音向来清亮,这会儿声音却像用嗓过度般透着几分嘶哑。


丁程鑫被马嘉祺这声哥叫的心头一热。


他被他叫过不少称呼,老丁儿,阿程,程鑫,鑫哥……


他听他叫了太多次哥了,但这么温柔缱绻还是第一次。他下意识顿住动作抬头看他,他们在黑暗的空间里四目相对,彼此都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但他们知道,对方的眼睛里一定都是自己。


再回过神来舌尖已经纠缠到了一起。濡湿的软舌互不相让,你追我赶的在彼此口腔中攻城略地。他们的位置已经互换,丁程鑫被马嘉祺压在身下,两条手臂环在人后颈,漂亮的五根手指**马嘉祺头发里,指节曲起指尖发白,压抑着细碎的呻吟和粗重的喘息。


“鑫哥。”马嘉祺又叫了他一声,单手撑在丁程鑫颊侧支起身体看他。虽然只有模糊的轮廓,却似乎已经看见了丁程鑫湿漉漉的一双眼。


“别他妈叫了…嗯……”丁程鑫被羞耻感逼出了一句粗口,话音未落紧接着就拐着弯溢出一声带着鼻音的气音。


尾音微微后拖,极其细微的一声呻吟。


马嘉祺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撩开了他的睡衣下摆,略带薄茧的指腹顺着腰侧一片软肉缓缓而上。他的指尖像是带了火,所到之处就是燎原的燥热和痒意,丁程鑫下意识想逃,挣扎着翻身试图避开对方的触摸。马嘉祺并不让他如愿,单手扣住丁程鑫的右肩,还在睡衣里作乱的手指就径直抚上了胸口。


“唔——!”丁程鑫蓦然瞪大了漂亮的一双眼。他从不知道男人的乳尖也会这么敏感,被人碰上两下就胀大发硬。马嘉祺却好像找到了什么有趣的玩具一样,掌心摊开覆于其上,转着圈感受丁程鑫的乳尖他在手心里硬的像颗红豆。


“哥哥这里好敏感…”他一边说着一边探手向下,温热指腹抚过对方平坦细滑的小腹摸进了睡裤。


他抬眸看着丁程鑫声线嘶哑,指尖隔着最后一层布料覆上对方身下。


“哥,你硬了。”


“说的你好像没硬一样。”丁程鑫恼羞成怒,想也不想抬腿便踹在人肩头。马嘉祺受了这不轻不重的一脚也不生气,只拖长了尾音又唤了一声。


“哥——”


“都说了你别叫了!”丁程鑫推了马嘉祺一把半撑着身体坐起来,马嘉祺猝不及防被推了一下,手也抽了出来,两个人在黑暗中互相沉默着不说话。


男孩子发育的早,十二三岁便要大清早爬起来自己洗内裤。但毕竟年纪小,这种事情除了最开始因为好奇自己弄过两次以外就再没做过。但两个人都不是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没做过不代表不知道。


就当是互相帮助了…


丁程鑫阖眸深吸口气催眠自己,再睁眼颇有些别扭的张了张嘴。


“你…你过来吧。”


马嘉祺恢复了些理智,挠了挠头不知道接下来的走向。他不知道丁程鑫要干什么,但下意识顺从的靠了过去。


丁程鑫探手在他小腹附近摸了两下,然后顺势向下摸了一把。


马嘉祺呼吸一窒,僵在原地不敢动了。


丁程鑫瞧着对方这个反应一时还有些忍不住笑意,适才被人压在身下欺负的耻辱顿时涌上心头。小狐狸抬眸瞧了一眼,咧嘴换上一副调戏口吻。


“小火柴,哥哥教你。”


他一边说一边扯了自己的裤子,然后又伸手去扯马嘉祺的睡裤。马嘉祺被他不由分说的抓起手指尖相交,下一秒两个人身下敏感又青涩的欲望同时碰到对方的,一时皆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阿程——”


马嘉祺呼吸陡重,任由丁程鑫握着他的手一起做坏事,眼睛却紧盯着对方的脸一眨不眨。


丁程鑫被他弄的有些不好意思,却只咬了下唇不耐似的嗯了一声。


房间里一时又安静下来,只有细微的衣料摩擦声和逐渐粗重的喘息声纠缠回放。



已复制分享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