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下载手机客户端
有匪   2018年08月04日
背德有理(中)

*亓横清双胞胎三人行

*三观不正,不适慎入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以清——”


程以清闻声回头,正见向横歪着头痞里痞气的笑着凑近。下一秒腰际自后环上一双修长的手,温热的指尖顺着腰侧暧昧向下,三两下就撩开了衣摆探了进去。


“嘶…向横你放开!”程以清顿时头皮发麻,抬手扣住向横两只手的手腕开始挣扎,一双漂亮的眼睛下意识去看客厅墙上的时钟。


向横随着程以清的视线看过去,瞄到时间心下了然。他手上动作不停,粗糙指腹爱不释手的摩挲程以清胸口细腻的皮肤,身体略微前倾将人背对着压在了餐桌前。


啪——


程以清手里刚倒满水的马克杯杯底撞击桌面,迸溅出来的水花洒了一片。


“你乖一点,我保证我哥到家之前结束。不然的话……”向横柔软的唇来回轻蹭程以清的耳垂,话没说完,意思却显而易见。程以清挣扎的动作一顿,感受到股间愈发胀大的热度喘息着摇头。


“不行…向横,你快放开我。”


向横根本不理他,他把人压在餐桌上,抽手去拉扯程以清腰腹间宽松的睡裤。白皙纤细的腰际肌肤十足勾人,向横略眯着眼探手往人底裤里摸,指尖捏着程以清腿根细滑的皮肉满足喟叹。


“向横,别…嗯…”程以清是想抗拒的,但拒绝的话出了口却莫名其妙的带上了细喘。他呼吸一窒不敢再出声,羞恼却立刻窜上脸颊,连带着耳际颈间都红了一片。


向横显然也注意到了程以清的这声喘息,他垂眸嗤声发笑,拉扯对方睡裤的动作愈发痛快。


“又不是第一次了,总玩儿欲拒还迎这一套有意思吗。再说了,我看你明明也挺喜欢的,不是吗?”他一边说一边凑过去咬程以清后颈露出来的软肉,手上动作不停,三两下把备好的润滑剂倒了满手便长驱直入。


程以清觉得这样不对。


他有些后悔,当初被向横稀里糊涂的占了便宜以后没敢告诉简亓,这才让向横认为得到了他的默许,以致于现在的动作越来越肆无忌惮。


但是一想到与简亓给他的感受完全不同的向横,些许无法忽视的别样快感又丝丝缕缕的蔓延开来。


这个人,是恋人的弟弟。


程以清的手指狠蹭过光洁到反光的桌面,呼吸愈发不可控制,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如果简亓知道了这件事以后的结果……


“嗯…啊…”呻吟不受控制的脱口而出。向横显然并没有给他继续思考的时间,涂满润滑剂的两根手指已经尽根没入。



一步踏错,再没有回头路。







“哥,你回来啦。”向横偏头看了眼门口,手上擦桌子的动作却不由自主的又快了一点。空气里的**味道散的差不多,掺杂在空气清新剂的香气里,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在干什么?”简亓换了拖鞋探头往厨房看了一眼,正见向横把杯子里的水倒了个干净放到水龙头底下。于是也不再继续等待对方的回答,一边把西装外套扔到沙发上一边往楼梯走。


“以清在房间吗?”


“好像是吧,没太注意。”向横把杯子擦干倒扣在架子上,漫不经心似的应了一句。简亓也不意外,一步一步上了楼直奔卧室。


房间里没有人,倒是浴室里的水声突然停了。简亓把颈间的领带扯松,打开衣柜翻换洗的衣物。


浴室的门应声而开,简亓下意识回头,正见程以清套着浴袍从水汽氤氲的浴室里钻出来。他没吹头发,湿漉漉的发梢还在滴水,白色毛巾随着程以清的动作摆动来去,擦来擦去也没擦干多少水分。


似乎是没想到简亓会在房间里,程以清脚步一顿,下意识叫了一声。


“简哥。”


简亓笑着点了点头,也顾不上再找衣服,转身迎了过去:“怎么又不吹头发就出来了。”


他动作自然的从程以清手里接过毛巾,一双手各捏着毛巾一角温柔的给人擦头发。


程以清面色一僵,腰胯间的酸痛感加剧了他的心虚,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回答。总不能说是因为担心你太早回来吧……程以清暗自腹诽,面上却不露分毫,只略微垂首不好意思似的笑了笑。


“听见开门声估计是你回来了,就想先出来看看。”


简亓闻言忍不住弯了弯唇角,凑到程以清唇边啄吻两下,探手抱着人细瘦腰肢往怀里带。


“原来是想我了。”


他说着把已经吸足了水分的毛巾扔到一边,垂首吻了吻程以清半干的发丝。


程以清嘿嘿笑了两声,猫儿讨好似的在简亓颈窝蹭了蹭。动作间浴袍被拉扯的愈发松散,暴露出颈后一片瓷白肌肤。


简亓骤然眯了眯眼,视线在程以清后颈下一小片肌肤的红痕上定了定,不经意般道:“最近和向横相处的怎么样?”


程以清心里一紧,面上却不耐烦般皱了皱眉。


“就那样呗,三句话就要吵起来。”他说着略微抬眸,却猝不及防对上简亓似笑非笑的眼睛。


“是吗,可我看你们俩最近关系好像缓和的还不错啊。”简亓话音顿了顿,张嘴又要接着说话。


程以清眨了眨漂亮的眼睛接过话头,一双手把简亓的衬衫衣摆从西裤里拽出来,探手便摸了进去。


“哪有?懒得搭理他而已。好了简哥,别说他了,我好想你啊。”他嘴上说着,手上动作也不含糊,指尖弹琴似的从简亓腰腹蹭过,目标明确的摸上腰带搭扣。


美色当前,简亓也不再考虑其他问题。他抬手钳住程以清下颌,唇瓣不由分说的贴了上去。


“唔…简亓…”程以清被简亓霸道的吻堵的呼吸不畅,他双手搭在简亓肩头,力道绵软的做推拒动作。


简亓难得仁慈,放开被他吻的略微红肿的唇瓣一路吻下,虎牙齿尖咬住程以清下颌软肉碾磨。细微痒意蔓延开来,程以清顿时被逼红了一双眼。


他被简亓托着腰抱到落地窗边的沙发上,背对着对方跪趴在沙发靠背上。平息没多久的情欲又翻涌着侵袭而来,程以清一时顾不上姿势,引着简亓触感粗糙的手指引至胸前。


“简亓…你摸摸啊…”他略微仰着头,漂亮的眼睛半阖着,眼尾泛红,迷蒙间透着星点湿漉漉的水雾。浴袍被拉扯下一半,白皙圆润的肩头暴露在空气中。水汽裹夹着沐浴露的香气冲撞着鼻腔,简亓的瞳仁上印刻着程以清的脸。


乳珠在指尖的揉弄爱抚间硬挺胀大,适才在人颈后看到的那一小块红痕似乎也被灼烧了似的颜色像是又深了些。简亓眯了眯眼,俯身将人压在身下垂首对准那片肌肤吻了上去。


“嗯疼…啊…”颈后肌肤被齿尖啃咬被舌尖舔弄,刺痛感混杂着痒意撩拨神经。程以清喘息粗重的扬头,喉骨不堪承受一般不住上下滚动吞咽口水。


“以清,程以清…你是我的。”简亓叫了两声,唇瓣贴着人颈后肌肤一路吻上,虎牙噙着程以清耳朵尖刻意低声喘息。


程以清浴袍下空空如也,简亓顺着腿根略微一动便把人已然硬起来的欲望握了满手。他忍不住沉声笑开,粗糙指腹重重揉搓过顶端嫩红的小孔。


程以清的呻吟骤然拔高,受不住似的软了腰身,下颌搭在沙发沿上阖眸喘息。


欲望潮水般一波接着一波,程以清红唇微张,一片诱人的潋滟水光。他十根细长的手指紧扣沙发靠背,略微向后翘着腰身随简亓手上的动作摇晃。


眼前春色无边,简亓握着程以清的性器时快时慢的动作,身体也愈发贴近。腰带搭扣碰撞出一阵清脆声响,他把西裤褪下,又引着程以清修长漂亮的手指来拉扯他尚未褪下的底裤。


性器挣脱了束缚,猝不及防的拍打在程以清白皙圆润的臀肉上,换来对方气息绵长的一声呻吟。


简亓放开手里的物事回身要去床边拿润滑剂,不想程以清扣住他的手腕带着他的手指直奔穴口。


“别…别去了,我都…都弄好了…”程以清似乎是有些羞耻,断断续续的说完这句话便偏过头不再看他。简亓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指尖抵在穴口略一摩挲便直截了当的尽根没入。


“唔…嗯…”尽管有了准备,程以清还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插入逼的尾音发颤,才刚没了泪痕的眼睛里瞬间又漫上水雾。穴口松软,一根手指进入的毫不费力。简亓抽出手指,垂眸看着穴口饥渴难耐般的不住张合,额角青筋都隐约暴露。


他忍不住开始幻想程以清在浴室里自渎扩张的模样,齿尖咬着唇瓣压抑喘息呻吟,柔软的腰身弯出弧度,细长的手指在穴口内进进出出……


简亓呼吸一窒,一把拽住程以清的头发半迫着对方转过头来。唇瓣贴合,简亓的舌尖探入,扫荡一圈后抵着程以清的吮吻舔弄。


手指早已被性器替换,顶端挤开穴口软肉尽根没入,早已熟悉合拍的身体契合无比,性器直抵人体内敏感点。程以清被自身下蔓延至四肢百骸的快感和唇齿间的窒息感逼的眼泪直流,几乎就要忍不住哭喊出声。呻吟喘息声根本控制不住,顶弄间水声撞击声谱成协奏曲,在空间里回荡播放。



卧室门外,向横直起身把开了个缝隙的房门悄悄带上。


咔哒一声轻响,淹没在程以清哀叫着求饶的呻吟声里。





TBC


已复制分享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