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下载手机客户端
有匪   2018年08月09日
绝对领域(祺鑫ABO)


“唔……”丁程鑫下意识轻呼一声,双臂却缠上马嘉祺后颈将双唇迎了上去。


年轻的Alpha显然十分受用来自Omega的主动,他的舌尖在丁程鑫齿关来回舔弄两遍探入口中,抵于上颚狠力碾磨了两下才终于勾住了对方柔软的舌尖津液纠缠。


指尖撩开Omega的下摆衣料,温热指腹贴合腰侧皮肤爱抚而上。掌心滚烫,覆于胸口暧昧摩挲。


“马…嘉祺。”


丁程鑫仰头低唤,将脆弱的颈线暴露在Alpha眼前。他下颌线漂亮至极,皮肤瓷白体温滚烫,细长的手指毫无落点的在马嘉祺背后抓挠。


濡湿唇舌吻过嘴角落于对方下颌,马嘉祺抬眸瞟眼丁程鑫意乱情迷的脸沉声笑开。粗糙指腹覆上人胸口来回抚弄,不过片刻小巧的乳尖便在掌心下硬挺充血,逼的他呼吸都粗重几分。


柑橘的香气愈发甜蜜,薄荷清冷的味道无孔不入,将空气中的缝隙丝丝缕缕逐渐填满。


Omega抗拒不了本能的指引,扭着腰试图贴上Alpha的身体。他泛白的细长指尖胡乱的在马嘉祺的衬衫排扣流连,视线朦胧呼吸急促,试了好几次却依然不得其解,根本解不开规规矩矩扣好的纽扣。


马嘉祺被他无意识的触碰撩拨的眼眶泛了红,大手自人腰侧而下三两下扯开了制服裤子的皮带拉链,连带着内裤一拽到底。


布料撞击地板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马嘉祺下意识回头去看。只见丁程鑫的裤子口袋里露出一抹银白,在灯光的照耀下泛着冷光。他探身去拿,修长的指尖勾起一角略微施力向上拉扯,那物件便在空气中现了原形。


是丁程鑫随身配着的手铐。


马嘉祺垂首意味不明的笑起来,半张脸隐没在阴影里看不清表情。


丁程鑫试图找回一丝清明,他艰难的对准焦点凝眸看去,正对上马嘉祺黑漆漆的瞳眸,将他好不容易找回来的丝缕清醒迅速吸了进去,再寻不见踪影。


滚烫的皮肤骤然接触到略显寒凉的冷空气,激的丁程鑫忍不住扬颌喘息,滑腻的腿根迅速攀上一层淡薄的粉。


他遵从着Omega的本能去触碰Alpha的身体,漂亮的指尖不得章法的在马嘉祺腰际乱摸,终于寻到了正确的空隙探手而入。


“嗯——”


Omega的掌心贴上Alpha温热的皮肤,顿时发出满足的喟叹声。他一双手被禁锢在布料中,毫不知羞的摸来索去。


马嘉祺被丁程鑫摸的呼吸急促头皮发麻,干脆抬手自己扯开了衬衫,崩掉的纽扣掉落在地板上发出一连串细微声响,在安静的空间中暧昧又色情。


丁程鑫双手得了自由动作愈发放荡,掌心顺着肋骨形状向上抚上马嘉祺肌肉匀称的背脊爱不释手,两条又细又长的腿环上Alpha的腰,身下充血挺立的欲望抵在对方小腹不住摩挲。



年轻的Alpha眯着眼笑起来,虎牙厮磨着唇肉探手向下摸了一把。丁程鑫身下显然已经湿透了,湿漉漉的黏液蹭了他满手。


马嘉祺扣住丁程鑫一只手的手腕举过头顶,俯下身去用手铐将对方一条手臂束缚在床头。他撑起身体半阖着眼居高临下的打量Omega意乱情迷的脸歪了歪头。


“丁警官,你刚刚是想像这样把我抓起来吗?”


他语调无辜表情纯真,像是在询问今晚的饮料是不是太甜。丁程鑫失了思考能力,只下意识拉扯了两下手腕试图挣开束缚。


“放…放开。”陷入情欲的Omega双眸泛红,眼尾被逼出了生理泪水,铺天盖地的柑橘香不住冲撞着Alpha的鼻腔。


马嘉祺看他一眼并不应答,只垂首向丁程鑫身后摸去。一根手指进入的毫无阻碍,Omega的本能渴望着侵犯,感受到对方的侵略顿时发出一声短促而满足的尖叫,下一瞬便毫无意识的扭腰渴求更多。


Alpha的鼻腔灌满薄荷和柑橘混杂的香气,两种并不相配的味道掺杂纠缠竟莫名的引人沉迷。他低声喘息着压抑侵犯的本能,视线落在Omega张合的穴口表情专注。


三指被容纳的十分顺畅,Omega的身体天生适合承受,丁程鑫被Alpha撩拨的不由自主分泌出适合交合的肠液,汁水四溅。


进入毫无阻碍。马嘉祺将欲望顶端抵于穴口,稍作磨蹭便长驱直入。手指无法比拟的力量顿时将丁程鑫激的扬首尖叫,低哑的呻吟自喉管溢出,随着Alpha的顶弄断断续续。


Omega的身体内里滚烫紧致,似婴儿小嘴般紧紧绞着Alpha的欲望不放。抽出时穴口的嫩肉被带出,粉红色的嫩肉外翻,肠液被捣成白沫,顺着穴口流淌至腿根,再浸透身下一片布料。


丁程鑫半阖着眼沉溺于灭顶的快感中,期期艾艾的**声被马嘉祺粗暴的动作撞碎。身体酸软胸口起伏,如缎肌肤上一片青紫吻痕。


马嘉祺抬手握上丁程鑫的欲望,颜色干净漂亮的粉嫩性器正随着他的顶撞来回摆动。顶端不住流着泪,在彼此小腹间蹭了黏腻一片。



Alpha略弯着腰耸动胯骨,欲望不经意间碾过Omega的敏感点顿时换来浸了哭腔的尖叫。马嘉祺垂首低喘,动作却一刻不停的向着那一点重重顶撞,好整以暇的眯着眼欣赏Omega失控的呻吟与泪水。


马嘉祺抬手去抚弄丁程鑫被扣住的手腕,雪白的腕间肌肤因挣扎拉扯被印上一圈红痕。年轻的Alpha莫名其妙的产生了丝缕心疼的想法,再反应过来时Omega的双手已然恢复了自由,此时正环在他的后颈在他光裸的背脊上留下道道抓痕。


马嘉祺懒得多想,将欲望撞进丁程鑫身体最深处又抬手去擦拭对方眼角的泪痕。他俯下身去亲吻Omega被紧咬着的下唇,滚烫的掌心握住对方欲望上下爱抚。


欲望自人体内抽出复又狠力撞入,囊袋拍打在臀肉上回荡阵阵暧昧脆响。Alpha粗糙指腹摩挲过Omega欲望顶端软肉,立刻换回对方变了调的呻吟哀叫。


丁程鑫受不住前后夹击的快感,腰眼泛酸肠肉紧绞,不过片刻便尖叫着到了高潮。


马嘉祺被突如其来的收缩夹的头皮发麻,欲望向对方体内撞的更深。顶端撞到了从未触及过的位置。


是Omega从未被触碰过的生殖腔。


Alpha几乎要无法压抑侵略的本能,头部迎着紧闭的生殖腔狠狠撞去。


酸痛和麻痒自身下蔓延开来,丁程鑫仰头哀叫,不住摇头让马嘉祺停下来。恐惧与痛感让他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眼泪冲刷着长睫下唇被咬的发白。


马嘉祺被丁程鑫的抗拒唤回了理智,他深吸口气避开对方已然被他撞开了细小缝隙的生殖腔,再压抑不住Alpha的本能将Omega的后颈托起,俯身将尖利的虎牙齿尖刺进了对方颈后脆弱的腺体。


**顺着丁程鑫无法闭合的**穴口淌至滑腻的腿根,马嘉祺粗喘着埋首在丁程鑫泛着柑橘香气的颈窝。


他满足的喟叹一声,伸手去握丁程鑫的。十指相扣间,他歪头笑眯眯的对上丁程鑫的视线。


他说。


“警官,我想借个胆爱你。”


已复制分享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