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下载手机客户端
有匪   2018年08月09日
双向狙击(06)


简亓被灌了满腔的诱人香气勾的心神摇曳,他发了狠,虎牙齿尖重重蹭过对方柔软的下唇,换来程以清吃痛的闷哼声和下意识张开的齿关。


舌面探入,扫过每一寸温热的口腔内壁。敏感的上颚被湿漉漉的舌尖抵着不住舔弄,身体趴伏着凑的更近,滚烫的手掌就要顺着衣摆抚上柔软腰肢。


白茶的香气愈发浓郁,与迷迭香的味道试探着迎合纠缠,催的两个人双双没了顾忌。


程以清眼尾通红,他不甘示弱一般迎上简亓的侵略,舌尖缠绕水声暧昧,酒香掺杂茶香,引着程以清沉溺。双手改推为抱,细长的手指顺着对方修长的脖颈轻抚而上,手臂环绕着拉近距离。


两个人在唇舌领域互不相让,你追我赶都想从对方身上得到主动权。


舌尖舔弄过唇角齿关。程以清眯了眯眼,毫无预兆的阖牙咬住简亓,这一下用了八成力,虽没把他的舌头咬下来,鼻尖却已经捕捉到了血腥味儿。


他听见简亓闷哼一声,本来在他腰侧流连的手都停了动作。


身上的人从他嘴里退了出去,单手撑在他颊侧半支着身体居高临下的微眯双眼打量他。唇角沾了一抹血色,映在简亓因疼痛而略显苍白的脸上平白有些妖冶的意思。


程以清的瞳眸一片清明,再找不出半分沉溺与茫然。他咧嘴笑了笑,抬手扣上简亓的后脑迫人低下头来。他们额角相抵,彼此湿热的呼吸喷洒在对方脸上,像一对真正的恋人般四目相对。


简亓听见程以清低声笑了笑,垂眸瞧了瞧他染血的嘴角。


他说。


“现在,你愿意从我身上滚下去了吗?”



气氛陡然安静下来。


程以清似笑非笑的从简亓脸上移开视线,目光在没入酒液的微型耳麦上一扫而过,复又收回视线抬手推了简亓一把就要作势起身。


简亓被他推了这一下却没有动。他歪头勾了勾唇角,按着程以清的肩膀又迫人躺回沙发。舌头虽然见了血但其实咬的并不深,嘴里除了淡淡的铁锈味儿已经没有了惹人厌烦的黏腻感。


他俯身凑近程以清的脸,大手毫不犹豫的撩开人衣摆探手而入。舌尖舔过对方柔软的耳垂,虎牙齿尖顺着颈侧瓷白肌肤舔吻而下蹭过他颈后。


“程少爷,我只能滚进去,不能滚下去。”


“我靠,简亓你他妈唔……”


未出口的话被堵回喉口。简亓这个吻凶狠又热烈,全然没了丝毫温柔。衬衫被拉扯开来,裸露胸口小腹一大片肌肤。略显粗糙的滚烫掌心在腰间胸口流连往复,简亓单膝顶开他的两条腿,不由分说的蹭过他身下。


空气里的白茶味儿浓的让人喘不上气,程以清被堵着唇舌被迫狠吸几口,属于Omega的本能便愈发蠢蠢欲动。


湿漉漉的舌尖从他嘴里退出,沿着颈线在胸口小腹留下一串暧昧水光。那烦人的唇舌又环回向上,简亓钳着程以清的下颌迫他侧过头去,滚烫的唇瓣便毫不犹豫的吻上他颈后凸起的腺体。


“简亓——!”


程以清终于像只炸了毛的猫一般尖叫起来,他浑身颤抖着想要将人推开,发软的手脚却根本不听使唤。


敏感的腺体被人既粗暴又温柔的舔弄,滚烫的唇瓣就贴伏其上来回磨蹭。陌生的情潮自体内深处翻涌而起,四肢百骸仿佛都攀上了蚀骨痒意。程以清呼吸渐重,漂亮的眼睛里漫上水雾,红唇半张着发出细小喘息,脸颊一片绯色蔓延至颈间胸口。他被层层包裹在惑人的迷迭香气中,诱使着年轻强势的Alpha迫不及待想要尝上一口。



—— 发情期被迫提前了。



“简亓,我死也不会…放过你的。”


程以清绝望阖眼,牙冠都在微微打颤。


简亓并不理会,压制住对方修长的一条腿,掌心贴合着小腹滑腻的肌肤一路向下去解他的腰带。


金属撞击声回荡在耳际。


程以清长这么大没受过这一遭。分化以来这两年他都靠抑制剂度过发情期,他没尝过人事,又或者是他体质原因,每次的发情期虽然难过却也不算多么不能忍耐。他向来自制力极强,耐力又着实惊人,这两年来的每一次发情期竟也被他这样自虐般的忍了过去。


第一次被Alpha逼迫引诱着发情期提前,似乎前两年积攒下的那些情潮一并爆发。从没有过的渴望与情欲逼的他眼眶泛红,下唇被他咬出了血也压制不住。


简亓一把扯下程以清的裤子褪下,抬眸细瞧对方的表情。他显然敌不过本能,额角一层细密汗珠,本就潋滟的唇瓣染了血愈发艳丽。


简亓凑过去轻舔他渗血的唇瓣,滚烫的指尖却毫不犹豫的探入对方底裤,握上人身下那根粗暴揉搓。


“唔……”程以清蓦然瞪大了眼。他自己都鲜少爱抚的部位被对方骤然粗暴的对待,快感与痛意交杂着冲撞他的神经,迫使他下意识低哼出声。


Omega的本能在叫嚣,程以清的自我意识在抗拒,二者矛盾的共存着,搭在简亓肩头的双手又要拥抱又像推拒。


入手一片黏腻湿滑,简亓的指尖在程以清身后一顿随即忍不住垂眸哑声笑开。他扫了眼程以清羞愤欲死的表情,嘶哑着嗓子调侃。


“你下边这张嘴,可比上边那张要诚实的多。”


“……你他妈…做不做,不做滚下去。”


程以清被情欲折腾的双眼泛红,明明是愤怒的瞪着简亓的脸,却平白有了些娇嗔羞恼的嫌疑。他显然也很清楚发情期的Omega对Alpha的吸引力,竭力咬着下唇克制就要脱口的呻吟喘息,吞吐呼吸间都是湿漉漉的香气。


简亓被骂了这一句也并不生气,只从善如流的点点头低声应是,手上动作却毫不温柔的两指探入。


程以清疼的扬颌尖叫,抬腿便一脚要踹上简亓的腰。


后者下意识抬手捏上对方踢过来的长腿,俯身凑过去吻了吻程以清细瘦的脚腕。


酥酥麻麻的痒意自脚踝蔓延开来,程以清浑身一抖,身下猝不及防的射出一股白浊。


简亓没想到程以清这么敏感,对方高潮后的内壁紧紧吮吸着他的手指,若不是Omega自动分泌了体液来润滑,恐怕连**都困难。


都已经到了这个份儿上,程以清也不再试图逃过一劫。他舒爽过后神情愈发慵懒,浑身上下一股子甜腻勾人的香味儿,阖眸猫一样懒洋洋的盯着简亓的脸,抬脚用脚尖去勾对方身上不知何时已松松垮垮的浴袍领口哑声开口。


“还不脱了等着我给你脱?”


简亓一怔,随即嗯了一声点头低笑,从对方体内抽出手指解开腰带将浴袍随手甩开。


程以清挣扎着想要起身。


强势的Alpha并不担心尚未度过发情期的Omega会在眼皮底下溜走。他默认了对方的动作,看着程以清赤裸着从沙发上坐起来,身体前倾半跪于其上,细长五指按在他肩膀施力。


简亓顺着程以清的力道后仰半倚在柔软的沙发靠背,甜蜜的Omega抬腿而上,跨过他的腿垂眸去抚弄他身下已然硬挺的欲望。


“嘶…”


这福利来的猝不及防,简亓看着自己粗长紫红色的性器在对方细白的指缝间上下滑动。视觉冲击和心理满足的双重攻势让他忍不住闷哼出声。


程以清闻声抬眸瞧他,蒙上水雾的一双眼灿若桃花,挑起的眼尾泛着红,黑漆漆的瞳仁上印着他的脸。


简亓呼吸骤重,本就滚烫的欲望愈发肿胀。像是被造成了什么困扰,程以清面色冷清的垂首,蹙眉握着他的性器上下撸动。简亓被他这幅模样勾的欲火燎原,探手去摸程以清身下形状好看的欲望,他掰开对方的手,将两个人的性器相抵,然后引导着程以清双手将其包裹,温热的掌心完全覆上。



喘息纠缠香气弥漫,窗帘被微风吹拂蹁跹,酒杯中残存的酒液终于堆聚足够,悬于杯口欲落不落。


程以清全身染上一层绯色,他下颌微扬半跪在简亓大腿两侧,一手扶着人肩膀,一手引着简亓身下欲望对准穴口一坐到底。


“程以清——”


“唔嗯…”


两个人都被突如其来的快感逼的头皮发麻,这个姿势进入的太深,甚至隐约撞到了Omega紧闭的生殖腔。


Alpha侵略占有的本能在叫嚣,简亓钳着程以清细瘦腰肢就要狠狠顶入。


“滚——”程以清敏感的察觉了对方的意图,略支起身体避开他的冲撞。


简亓被程以清唤回些许神智,不甚在意的弯了弯唇角身下动作却毫不犹豫。他没再试图撞开对方的生殖腔,只捏着程以清的要狠力冲撞。


囊袋拍打在臀肉上发出阵阵脆响,水声**,体液被过于激烈的**搅成白沫。


程以清嗓音嘶哑喘息越来越轻,他反复射了几次最后只能射出颜色浅淡的液体。敏感点还在被简亓狠力的冲撞,快感潮水般将他淹没。


体位换了好几个,从沙发到浴室再到柔软的双人床。恍惚间程以清几乎要以为今后十年他都不会再有发情期了。


简亓不知道在他耳边说着什么,埋在他体内的性器停住不动了。程以清感觉到对方凑近他后颈的唇舌,他抬手想要推拒,困乏和快感却逼的他手脚发软。


敏感点被对方的**不住浇灌着,程以清忍不住低声叫开。他攀着对方背脊的十根手指在简亓身上留下道道抓痕,听着对方在他耳边低哑的叫他名字,一句又一句。


“程以清。”


“程以清——”


……


天旋地转间,恍惚有虎牙刺破了他颈后的腺体。浓郁的茶香混杂着迷迭香的味道在空气中爆开纠缠,快感蔓延至四肢百骸。程以清低哼一声,阖眼睡了过去。


已复制分享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