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下载手机客户端
有匪   2018年08月15日
无可奉告(祺鑫)

*成年向设定

*半架空现实向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丁程鑫跳完最后一个动作跪坐在木质地板上大口喘气,他一把扯下潮乎乎的发带甩了甩,又抓了把汗湿的头发小声抱怨一句。舞蹈教室里开着空调,围绕四周的巨大镜子诚实的映射出他的一切动作。


所有人都已经解散去整理东西准备回宿舍,只有他习惯性的留下来多跳一遍。


他站起身撩起衣摆擦了擦额头的汗,走到教室一侧的休息处拧开瓶盖仰头灌下半瓶水。


体力消耗的太快,水分不可或缺。


又休息了两分钟呼吸总算平缓下来,丁程鑫低头开始收拾东西,盘算着今晚回去让马嘉祺煲什么汤。他正想着,舞蹈教室的门便被人从外边推开,丁程鑫下意识抬头,镜子里是马嘉祺熟悉的身影。


说曹操曹操到。


丁程鑫不由笑了起来。


“你怎么回来了,他们呢?”


“更衣室洗澡呢。”马嘉祺说着跨步进来,顺手带上门落了锁。


锁芯发出咔嚓一声脆响,顿时隔绝了一切声响。


丁程鑫愣了一下,倒也没多想,弯腰背对着马嘉祺继续整理东西。


“你洗完了?”


“还没。”


腰际突然环上一双手,清亮的磁性声线顿时在耳际炸开。丁程鑫耳朵尖一红,下意识直起身挣扎了两下,动了两下没挣开也就随他去了,只从镜子里瞪着将他自后拥入怀中的马嘉祺。


“那你不去洗澡过来干什么?”小狐狸故意瞪大了一双漂亮的眼,借以让自己看起来更有威慑力一点。


“你啊。”


马嘉祺凑在他耳际沉声低笑,呼吸间的热气喷溅在人耳边,瞬间丁程鑫自耳朵尖到颈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一大片。


光是这样他还不罢休,探手去撩哥哥宽松的衣摆,带着薄茧的指腹顺着人腰侧软肉一路抚上,滞留在胸口弹琴似的温柔抚弄。他偏头去吻丁程鑫红透的耳垂,舌尖顺着耳廓细致舔弄,虎牙咬住薄薄的耳尖碾磨。动作间刻意发出的水渍声暧昧又色情,逼的丁程鑫刚平复下去的呼吸顿时又急促起来。


“马嘉祺!”狐狸软了腰,敏感的腰肉和耳际被男朋友牢牢把控,除了耳边的水声就只有对方粗重的喘息。他漂亮的一双眼睛里立刻盈充了水雾,两颊绯红的从镜子里去看身后马嘉祺的脸。


“我在呢哥哥。”


马嘉祺一条手臂环住他的腰,另一只手的温热指腹已经准确的抚上了丁程鑫胸口乳尖。狐狸被迫咬住下唇不敢出声,只能小声哀求着抗拒。


“别…别在这…”


他被马嘉祺抱在怀里爱抚摩挲,身体早已经诚实的起了反应。十几岁的男孩子,荷尔蒙旺盛,但宿舍是集体宿舍,他和马嘉祺并没什么过多的亲密机会。这么长时间,他们做的最出格的事情也就是在集训处的卫生间里摸两把亲几下聊作抚慰。


“那去哪儿,卫生间吗?”马嘉祺的唇舌顺着人耳后瓷白的肌肤向下,咬住他颈后软肉得了什么宝物似的轻咬舔弄,把丁程鑫磨的双腿都发软,宽松的黑色运动裤前撑起了轮廓。


“反正…别在这儿…”丁程鑫半睁着眼看向面前。巨大的镜子无声而诚实的向他展示着一切——


他被马嘉祺背对着抱在怀里,他酡红的脸颊,雾蒙蒙的眼。汗湿的发丝,被撩起来的衣摆,若隐若现的腹肌,和抓在马嘉祺手腕处发白的指尖。


以下犯上的弟弟埋首在他颈间,镜子里只能看见他柔软的头发和可爱的发旋。


“去卫生间来不及了,哥哥忍忍吧。”


马嘉祺说着揽紧丁程鑫的腰,引着丁程鑫向前两步整个人贴上镜子。狐狸下意识抬手撑住镜面以防自己摔倒,一抬头却猝不及防的和镜子里的自己对视了个清清楚楚。他顺着镜子垂眸向下看,只见马嘉祺骨节分明的手指已经摸进了他的裤子,此时正蹭过小腹在拉扯他的底裤。


“马嘉祺——!”羞恼感瞬间战胜了欲火,丁程鑫抬肘轻怼了马嘉祺一下,身体又不安的扭动起来。


“阿程别乱动,早完事儿早出去,他们还在等我们。”


马嘉祺说话的时间里已经动作痛快的扯下了他身下的两层布料,随后温热的手指便覆上早已有了反应的欲望揉搓两下。


“还是你想拖延到他们过来找我们?”马嘉祺有恃无恐的在镜子里和丁程鑫对视,直到狐狸紧咬着下唇默许了般闭上眼不再吭声他才低声笑了起来。


他们俩对情事的态度向来是看兴致,偶尔懒了也互相用手或者嘴伺候对方一次。不过这次集训的私人时间和空间都不多,别说正儿八经的做一次了,就连用手给对方解决的次数都少。


这么多年,马嘉祺自然知道怎么弄能让丁程鑫舒服。狐狸在他怀里低声喘息,断断续续的呻吟从紧咬的下唇间溢出来,勾的马嘉祺眼里都要冒火。


他喉骨滚动着吞咽口水,扯起丁程鑫的上衣衣摆塞进人嘴里让他咬住,以防对方会忍不住叫出声来。手上动作又快了两分,修长指尖自肿胀的根部捋至流着水儿的顶端,粗糙指腹抵住张开的小孔,手腕施力左右转动两下,怀里的人便下颌高扬闷哼出声,颤抖着在他怀里射了出来。


丁程鑫嘴里还咬着衣摆不敢松口,胸口却剧烈起伏着。半软的欲望还在颤颤巍巍的抖动,裸露在外的漂亮腹肌上溅上了点点白浊。褪下的黑色布料堆叠在地,隐约露出AJ的白边,小腿肌肉漂亮却不夸张,下身风光毫无遮掩的暴露在镜子前。过于激烈的快感逼的他瞳孔都还没重新聚焦,额发被汗水浸透,湿漉漉的贴着额角。一双眼里盈满了水雾,红唇微张,偏偏齿贝间还咬着布料。


换了谁能坐怀不乱?


马嘉祺就着手上的液体摸至丁程鑫身后,指尖探入股缝间蹭了两下。不住张合的穴口紧致难言,他刚进入一根指头狐狸就委屈巴巴的直摇头。


“算了。”马嘉祺从镜子里瞟了丁程鑫一眼,想到过两天的演唱会舞台和极其消耗体力的训练,大发慈悲的抽手向下,握住丁程鑫细瘦的腕子反手拉扯他裤子。


“哥哥,给我脱了吧。”他凑在丁程鑫耳际低语,声线浸了情欲,嘶哑而低沉。


丁程鑫羞耻的手腕发抖,闭上眼不敢看镜子,手却顺从的抓着和他同款的运动裤边缘向下拉扯。


布料坠地一声细响,紧接着是马嘉祺低哑的声音。


“哥哥,还有一层呢。”马嘉祺用虎牙咬他的耳垂,舌尖缱绻的吻过人耳后肌肤,引着丁程鑫继续动作。


丁程鑫闭着眼不敢看镜子,手上没章法的摸了两把。正正好好碰到人胯间,隔着布料都能感受到的滚烫热度,吓的他顿时睁开了眼顺着镜子向下看去,手上动作也终于痛快起来。


马嘉祺倒吸一口气。


释放出来的欲望叫嚣着侵略,马嘉祺掐着丁程鑫的腰窝,拉扯着对方略微向后退了一步。


丁程鑫双手扶着镜子不敢放,只能略弯着腰配合对方的动作。但他这样腰肢半弯的姿势便衬的丰臀微翘,动作间就像扭腰勾引一般,着实磨人又色情。


马嘉祺半眯着眼欣赏了片刻,末了一巴掌掴在人柔软的臀肉上。半边敏感的臀肉立刻印上了清晰的掌印,微微泛着粉。


“唔——嘉祺…别…”


丁程鑫被这猝不及防的一下打的身体一抖,不由就要向前躲避。这一下腰臀齐晃,逼的马嘉祺眼尾都染了红。


他扶着滚烫的欲望撞进丁程鑫两腿之间,掐着人腰窝开始顶弄。丁程鑫细声喘息,配合的夹紧双腿给予对方快感,身体不时轻晃随着马嘉祺的动作颤抖。


腿根肌肤娇嫩,弄了没一会儿丁程鑫便感觉有些火辣辣的疼。他下意识低头去看,只见马嘉祺那狰狞的欲望顶端规律的在他两腿之间进出,囊袋拍打在腿根处发出啪啪脆响,耳际尽是对方粗重的喘息声。马嘉祺被他逼红了眼,歪头用尖利的虎牙咬他颈侧的皮肤。


丁程鑫不知是痛快还是难受,呜咽着摇头双眸紧阖,喉结不住滚动着将破碎的呻吟吞咽。


身前欲望又被蹭起了反应,马嘉祺扫了一眼扬唇笑开,握着他的手一同包裹住滚烫的肉刃。丁程鑫脸红的快要滴血,紧闭着眼不敢睁开,快感却逼的他脚尖都蜷起。


两个人闷不吭声的又搞了快半个钟头才终于勉强结束,丁程鑫被马嘉祺翻过来抵在镜子前接吻,吻的嘴唇红肿才算作罢。



两个人整理好裤子开始拾辍衣裳。丁程鑫摸了摸汗湿的衣服皱眉踹了马嘉祺一脚,又瞄了眼人身上还算干爽的上衣不说话。


心满意足的马老师心领神会,笑眯眯的脱下衣服递过去,看着小狐狸高兴的牙不见眼无奈笑开。两个人换好了衣服收拾好东西起身,马嘉祺去关空调,丁程鑫弯腰把扔在一边的发带捡起来,见马嘉祺过来牵他手了也不打招呼,抓着人腕子便把发带往人手上戴。


马嘉祺也不恼,任由丁程鑫给他把发带套好才牵着对方的手带上了舞蹈教室的门。


更衣室里的其他三个人早已整理完毕,只等他们俩回来就一块儿回宿舍了。见他们嘻嘻哈哈的打闹着进来纷纷收起手机心照不宣的对视一眼,像往常一样愉悦的踏上了下班的路。






夜晚。


丁程鑫躺在床上刷微博,顺手点进了祺鑫超话看了一圈,后知后觉他和马嘉祺互换衣服又坐大腿的下班图已然成了超话周年纪念日的最大贺礼。


超话里满屏啊啊啊和是真的,要不就是丰年锁了过年了。还有不少粉丝在讨论他们俩为什么要换对方同样穿了一天的脏衣服,还发带都copy的一模一样。


丁程鑫看了一眼背对着他蹲在地上给他穿鞋带的马嘉祺忍不住扯着被子盖过头顶,脸颊在黑暗的被窝里红了一片。


为什么换对方同样穿了一天的脏衣服还copy一样的发带?


你们猜吧,反正不关小丁儿的事,和小丁儿没关系!!!





END


已复制分享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