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下载手机客户端
有匪   2018年11月08日
一个脑洞。




程以清和简亓七年之痒,因为一次合作和向横熟了起来,然后发现这位合作伙伴对他弟弟感兴趣。程以清起了猎奇的心思,明里暗里挑逗向横,向横在林说那儿得不到回应心烦醉酒,把程以清当林说上床了。酒醒了向横无言,默认了和程以清的床伴关系。得不到林说就搞替身也行,于是两个人心照不宣的保持了这种关系。


林说出身选秀节目,是风头无人可敌的新人王。简亓因为程以清的关系一路给他保驾护航,直到林说毫无意外的拿下冠军高调出道。


公司想安排简亓亲自带林说,简亓本来因为程以清的原因不愿意,只想专心带程以清一个人。但架不住林说和程以清两个人软磨硬泡,最后总算松了口。林说从七年前哥哥把简亓带回家那天就一见钟情,但他平常见到简亓的机会并不多,思来想去干脆高中毕业就参加了选秀比赛打算进娱乐圈,这样就能每天见到简亓了。


程以清想的更简单,只要简亓分出精力去带林说,他和向横的事情就越安全。更何况他对简亓有十足的把握,认为简亓不会离开他,所以非常放心的让他去带林说。


林说没有程以清会勾引诱惑人,但他清纯可爱,总是瞪着漂亮的一双眼睛无辜的看着简亓。时间久了简亓竟然会忍不住扭头避开林说的目光。


程以清和向横打的火热,简亓手眼通天自然不会不知道。但他并没做什么,反而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似的跟程以清说要跟他过七周年纪念日,程以清欢天喜地的回了家,烛光晚餐满床玫瑰,程以清觉得简亓八百年这么浪漫一回,自然也不矜持,没想到勾人的眼神刚送过去,就被简亓似笑非笑的按餐桌上从里到外狠狠教训了一顿,一边撞他的敏感点一边问他和向横什么关系。程以清又爽又怕,眼泪流了一脸,眼尾通红。他自然不敢说他和向横的关系,一边哭着求饶一边解释他和向横只是工作合作,并在这场别开生面的情事中尝到了从没有过的快意。


简亓也不揭穿他,只拍着他的脸警告他,再被他听到什么风言风语就别怪他不客气。

“以清,我的好脾气是有限的,再被我听到外边有人传你和向横的风言风语,别怪简哥没提醒过你。”


第二天程以清醒了简亓已经出门了,厨房倒是还给他温着早餐,程以清一边喝着粥一边眯着眼睛想法子。他和向横来往的这段时间刺激感过甚,他显然已经食髓知味戒不掉了。可是他又不敢违逆简亓。怎么办呢?程以清想来想去,突然想到了林说,想到了林说看简亓时的眼神表情。

程以清犹豫了一会儿,末了还是没抵住偷情的刺激感和向横的年轻热情。他拨通了弟弟的电话…


他想,如果简亓自己也不干净呢,那他还有什么资格来管他和向横呢。





已复制分享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