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下载手机客户端
有匪   2018年11月13日
双向狙击(20)



客厅灯光昏黄暧昧,衣裤布料散落一路,春情漾开在近乎密闭的空间内。白茶的香气肆意弥散开来,与迷迭香的味道彼此毫不相让的纠缠着爆开。


落地窗外万家灯火,一偏头就可以俯瞰属于这座城市的夜景。程以清被简亓单手按在微凉的落地窗前,略微仰着头和对方唇舌相接。他身上只剩一件衬衫,单薄的布料挡不住玻璃上的凉意,这让他不满的哼了一声。


简亓像是知晓他的意思似的,温热指尖顺着脊椎骨一路抚摸向下,隔着布料都能引导着热意蔓延。


本就没规规矩矩系好的衬衫在拉扯间愈发凌乱,裸露出颈口一大片瓷白肌肤和形状姣好的锁骨。


简亓的唇在攻城略地,虎牙放开程以清被吮吻的通红的耳垂,细细吻咬过他颈侧跳动的血管脉搏,最终咬住对方不住滚动的喉骨舌尖吻过。


“唔…简亓…痒…”程以清下颌微扬方便对方动作,尾音拖的长长的,把简亓两个字叫的缱绻又爱恋。果不其然,埋首在颈口的人动作一顿,随即像头被惹怒了的豹子般,力道陡然重了起来。


白茶香气骤然暴烈的弥散,瞬间逼的程以清自腰到腿都软了下来。他环在简亓颈后的手臂略微收紧,红唇张合着将雪白的齿尖隐约露出一点,眼眶里一片水光偏生上挑的眼尾通红一片。


简亓自他颈窝一路吻下,咬住衬衫大开的领口施力向下,将那层单薄的布料尽数褪下。他的唇蹭过的每一寸皮肤都灼热滚烫起来,烧的程以清脸颊都铺染上春色,长睫不住颤抖着张口喘息。


“程以清。”简亓哑着嗓子低声叫他,鼻腔里灌满了Omega甜蜜的香气,他探手隔着对方身下最后一层布料重重揉了一把,指尖就要突破防线彻底入侵。


“等一下。”程以清突然抬腿打断了简亓的动作。他被Alpha的信息素撩拨的浑身发软,偏偏着力点是落地窗,这让他好不容易才稍稍将身体站直了点。


简亓顺从的停住动作抬眸看他。程以清唇角微弯,借着体位优势居高临下的半阖着眼睑睨他。明明满面春情,却好像高高在上的王在俯视自己的臣民。


“想要吗?”程以清哑声发问,说话间右腿高抬,膝盖准确无误的抵在简亓双腿之间。


“程以清!”简亓极少有情绪如此外露的时候,这会儿却被Omega撩拨的青筋直跳。他额角一层细密的汗,显然压抑的十分辛苦。


可程以清却不知道似的,膝盖隔着布料感受简亓身下跳动的脉搏,甚至不怕死的狠狠蹭了蹭。修长食指挑起Alpha下颌,Omega轻声笑开。


“叫哥哥,然后求我。”


一贯强势的Alpha明显一怔。不管分化前还是分化后,这要求还真是第一回听。不过随即他便反应过来,双眸半眯着在Omega泛粉的脸颊上打量一圈,信息素毫无保留的尽数爆散开来。


“好,我求你,求你让我叫哥哥。”


话音落下动作愈重,他一把揽住程以清的腰,不由分说的将对方身下那层布料褪下,然后盯着Omega粉嫩漂亮的欲望低声发笑。


程以清还没来得及反抗便被对方武力镇压,这会儿倒是顾不上再端着架子让处于失控边缘的Alpha求他。他通红着一张脸表情却依然不耐,膝盖抵在对方身下又是重重一蹭,恶狠狠的瞪着漂亮的眼睛对上简亓的视线。


“废话好多,到底来不来?”


嘴上虽然厉害,程以清却隐隐感到发情期似乎又被对方强迫着提前了。


这点变化自然瞒不过简亓,是以他也不在意被小野猫嘴上占便宜,只一手捏着程以清肩膀,一条手臂环在对方腰际施力,半迫着将Omega的身体调转方向背对着自己。


“简亓——!”程以清立刻像炸了毛的猫似的,尾音都骤然拔高。这房间的朝向临街,低头甚至能见到楼下来往穿梭的人群,即使知道他们所处的位置太高,楼下的人抬头也什么都看不到,耻度却依然要命。落地窗映出模糊的两张脸,连带着彼此的动作都清晰可见。这照镜子似的体验让程以清头皮都发麻,挣扎的动作陡然激烈起来。


两相叠加,饶是程以清自诩见惯了大场面也不禁羞耻感直逼临界点。


“叫哥哥。”简亓并不理会他,只哑着嗓子低低的笑。他手上力道愈重压制住程以清的挣扎,潮热的吻自Omega漂亮的蝴蝶骨向下,在对方白皙的肌肤上烙印下一个又一个吻痕。


程以清头皮发麻,呼吸愈发急促。后背腰窝一直是他最不能碰的敏感点,这会儿后背被简亓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照顾着简直逼的他浑身发软,偏偏他又不愿服软,是以只咬着唇死死克制着即将出口的喘息呻吟。


“不叫是吗?”简亓自然也发现了程以清的模样,他略挑了挑眉,唇舌顺着腰侧径直向下,虎牙齿尖准确无误的抵上Omega柔软的腰窝,如愿以偿的听到了程以清失控后的低声呻吟。


“嗯…唔,哥,简哥!简哥…别…”程以清的眼角瞬间被生理泪水泅湿一片,他浑身止不住的颤抖,抵在玻璃上的十根手指因施力指尖泛白,腰肢扭动着试图避开简亓的触碰。


简亓垂眸笑了笑,终于将唇舌的领地更换,顺腰侧向上覆在程以清颈后肩窝不住吮吻舔弄。


他单手绕过程以清,直白握住对方精神十足的欲望上下撸动,将被黏液沾满的指尖送到程以清面前。


“宝贝你看,你好喜欢。”他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指探入Omega体内,自动分泌的液体将程以清的股缝臀瓣濡湿一大片,让Alpha的手指毫无阻碍的尽根进入。


“你闭嘴!啊嗯…”程以清的怒斥被简亓的动作打断,他忍不住扬颌细细喘息,喉骨不住滚动着将口腔中分泌的液体吞咽。


简亓知道Omega会主动分泌液体做润滑,但因为怕伤了程以清还是亲自确认了一下,这会儿确定对方完全可以接纳他自然也不再犹豫,抽出手指便提枪上阵,欲望抵在人身后蹭了两下就长驱直入。


“简…简亓…”突如其来的饱胀感让程以清蓦然瞪大了眼睛,他甚至能感受到内里的软肉迫不及待的将撞进体内的凶器包裹,每一寸形状和脉动似乎都被完美勾勒。


简亓不是第一次造访这具身体,对程以清的敏感点也记得颇为清楚。事实上自从那一夜春宵后他便食髓知味,可惜这么长时间都没有第二次机会。这回好不容易肉到嘴边,大少爷自然也不再客气,变着角度花样的满足了一下自己的口腹之欲。


情事愈发激烈,空气中白茶的味道和迷迭香的香气隐隐开始交融,窜入鼻腔引的人要神志不清。


简亓找着角度在程以清体内狠狠撞了几次敏感点,随后竟直直的循着Omega的生殖腔去了。


程以清能感受到简亓的性器抵在褶皱处试探着想要入侵,他几乎能从瞬间暴虐的白茶香气里闻到Alpha强烈的本能在叫嚣。


“别!简哥…哥哥,求你…”被操干的浑身瘫软的Omega勉强保留着最后一丝理智,红唇半张着大口喘息。


简亓被程以清断断续续的呻吟喘息激的怔愣两秒,一时竟忘了继续动作。Omega趁势身体向前逃开Alpha的侵略,转过身来与简亓面对面贴上去。


“别标记我。”程以清用雾蒙蒙的一双眼看着简亓,舌尖讨好似的吻上对方温热的唇。但下一秒他便被简亓掼在阳台边的榻榻米上,Alpha半阖着双眸看着他笑,虎牙齿尖不住摩挲着下唇。他抬起程以清一条腿从侧面进入,欲望蹭过Omega体内的敏感点直奔生殖腔。


力道颇重的冲撞让两个人都不太好受。程以清只觉得体内阵阵酸意混杂着快感让他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的喘息,简亓却只觉得本能和爱意让他恨不得立刻撞进去完整的拥有程以清。


最开始程以清还勉强保持着理智不断抗拒,但简亓一直钳着他的下颌迫使他对视。很快程以清竟沦陷在对方一汪春水似的满腔柔情里,任由Alpha不断冲撞着已经开始准备接纳对方的生殖腔。


简亓的吻顺着程以清嘴角向下,虎牙齿尖抵在对方颈后略微凸起的腺体上温柔摩挲。下一秒欲望再狠狠撞上生殖口,这一下终于完全顶了进去。程以清声线骤然拔高,眼角迅速被逼出泪来,迷迭香的味道铺天盖地的蔓延开来。


察觉到这一瞬间简亓也不再犹豫,抵在Omega后颈的虎牙齿尖咬破腺体,身下欲望又是狠狠一撞。


程以清身体一抖,身前一直未被爱抚过的欲望竟颤颤巍巍的射了精。他似乎舒爽到了极致,下颌高扬着喉骨不住滚动,但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这一刻时间都像静止了,紧接着先前还只是隐隐纠缠的信息素迅速融合,白茶香气中混杂着迷迭香的味道在空气中铺散弥漫。


程以清回过神来,略微偏头打量简亓棱角分明的侧脸。他没想到简亓竟然真敢完全标记他,但莫名的,他似乎也没想象中那么反感。


简亓动作还没停,甚至安抚似的凑过来吻了吻他。程以清低声笑了笑,濡湿舌尖顺着对方下颌一路吻上直至唇角。


他说。


“男朋友,合作愉快。”



已复制分享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