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下载手机客户端
有匪   2019年07月27日
拿云(06)

Chapter 06



号子里的紧张氛围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毕竟在义务劳动的场所被埋伏还差点儿受伤的人是向横。方景曜脸色极其难看的站在向横房间门口,他受了一点儿皮外伤,程度轻到可以忽略不计。


林迪伍桑和沈昭凑在一起小声说话,视线不时瞟向瘫在向横床上的程以清。陆忠崎的脸色黑的可以和锅底媲美,小山一样站在桌子前一声不吭。


向横坐在沙发椅上,双腿交叠着搭着桌沿。他视线在几个人脸上转了一圈,懒得看他们这副表情,挥挥手就示意几个人出去。


“老…”林迪刚说了一个字便被向横不耐烦的打断,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都老老实实的退了出去,还十分贴心的带上了门。


“一个个哭丧着脸,不知道的以为老子死了呢。”向横身体向后着力,长腿落地起身径直向着床上的程以清去了。


“他们也是关心你,你还不知好歹。”程以清四肢瘫开霸占了大半张床,受伤的手臂裹着纱布搭在床沿,听见向横的话忍不住出声逗他。


向横不以为意,几步跨到床前弯腰去抓程以清受伤的那条胳膊。后者被他这动作吓的下意识瑟缩一下,抬眸用眼神表达疑惑。


“该换药了,你这纱布都渗血了你没看见?”向横眼皮子一敛,嘴上说的凶手上动作却轻。


程以清哦了一声,用另一只没受伤的手撑着床起身。他受的伤不重却也不轻,那一刀在他手臂外侧划下了两指长的伤口,包扎的时候用空了三瓶云南白药。若不是他体质向来好,这一刀恐怕能直接把他送进医院。


要不是打斗声太大狱警和周围的犯子来的快,今儿恐怕也不会善了。对方能事先埋伏在劳动场,还在材料筐上动了手脚,显然也是有备而来,如果不是多了程以清这个变数,只凭向横和方景曜两个人对付那么多不要命的疯子,或许还真免不了要见红。


心思百转千回面上却不露分毫,向横在床边落了座,从一旁的医药箱里取出药品和纱布开始给程以清换药。


对程以清来说受伤是经常的事情,他也懒得换个药都绕半个监狱去医疗室,干脆就让向横抱了药箱回来自己换。好在向横也是有经验的,眉头都没皱一下主动接下了这项任务。


“欸我说,你这人仇人怎么这么多,不惜大费周章的去外面蹲你啊。”程以清被一直在伤口周围打转的消毒棉刺激的龇牙咧嘴,只能皱着眉头忍耐。


向横头也不抬,利落的处理干净伤口又取了药粉撒在伤口上:“在里面想动我可比在外面难多了,他们当然要在外面动脑筋。”


程以清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嗯,也是。毕竟里面是你的地盘,想在里面动手确实有难度。”


向横默认似的没说话,他从药箱里拿了干净的纱布出来,手指翻飞几下就将程以清的伤口包扎完毕。这才又接了一句:“不过我大概知道是谁做的。”


他说着抬眸看向程以清,猝不及防的,两个人四目相对,谁都没再说话。


程以清瞳孔上印着向横的脸,他眨了眨眼,聪明的选择了不再继续问下去。反而是向横,伸手扣住程以清没受伤的另一条手臂,虎口卡在对方手腕,沉声发问:“为什么救我?”


“……你在说什么废话。”程以清下意识挣扎了一下,当然没挣开,便放任着对方的动作没再动。他不自在的撇开视线,略没底气的继续道:“那时候谁会想那么多,下意识就扑过去了。”


……


沉默,房间里顿时诡异的安静下来。程以清半天没听见向横说话,终于好奇心战胜了一切偏头去看他,然后猝不及防的,被向横掐着下颌吻了个正着。


程以清被按在床上吻的凶狠,他一条手臂受了伤怕被碰到,向横又着实来势汹汹,他只能将受伤的手臂举过头顶,借以避开向横可能不小心出现的触碰。


宽松囚服被推到胸口,向横的唇从下颌舔吻而过,紧接着小巧的喉结被含住。程以清身体一抖,双腿忍不住蜷缩起来,单手抓着向横头发收紧,细碎的呻吟溢出喉管。向横也不在意,牙齿咬住程以清的喉骨细细吮吻了一会儿又继续往下。


虽然已经一起住了不短的时间,但这么亲密还是头一遭。俗话说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更何况事已至此,程以清也不迟疑,顺从的软下身体由着向横动作。


濡湿舌尖顺着程以清小腹一路吻上,粗糙舌面重重扫过乳晕却偏偏不去碰乳尖。程以清被撩拨的大口喘息,他下意识扭了扭腰,眸子里缓缓攀上一层极淡的水雾,定定的瞧着向横不错分毫。


向横瞟了眼程以清泛红的眼角,终于大发慈悲似的满足了对方的需求,探身咬上了微硬的乳尖。


程以清下颌微扬,一条手臂环过向横颈后,细长五指顺着人蝴蝶骨往下摸。


“向…向横…”第一次做这种事情,程以清被又爽又痛的奇怪感觉支配,拧着眉叫了向横一声。


“我在。”向横呼吸骤重,他沉声应了一句,偏头吻上另一侧备受冷落的乳粒,又探手往人身下摸。


程以清虽然没经验,但男人对这种事总是无师自通。宽散的裤子被他自己踢了下去,底裤也被向横一把扯下。欲望骤然接触冷空气顿时激的程以清倒吸口凉气,裸露在外的皮肤也迅速染上了绯色。


向横单手扯了自己的囚服,而后俯身去吻程以清的颈侧下颌,肌肤毫无阻隔的贴合让两个人都忍不住发出一声喟叹,遵照着本能和对方贴的更近。


程以清不甘示弱,探手握住向横的性器撸动两下。满意的听着对方忽然粗重起来的喘息嗤声笑开,媚眼如丝挑衅般抛了个wink过去。向横呼吸一沉,眯着眼打量程以清的表情。


被压在身下的人毫无危机意识,潋滟的唇瓣抿着,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兴奋,眉头微蹙,动作却毫不含糊。


向横有些惊讶对方的主动,但箭在弦上他也没了再多纠缠的心思。药箱里备了两管去疤的软膏,向横探身在箱子里拨弄了两下翻出来,毫不迟疑的拧开盖子挤了满手。


被沾染了凉滑软膏的手指抵在身下的滋味并不好受,程以清下意识拧着眉头扭身试图避开,却被向横掐着腰拖回身下。指尖梭巡在臀缝间不过两圈,便直奔主题顶进了程以清体内。


“嘶…”


程以清从来没受过这一遭,身体本能的排斥着异物的入侵,穴口收缩着想将向横的手指挤出去。但紧致的肠壁却大感惊奇似的,随着手指进入的动作蠕动收缩着越吞越深。


“……向横!”一根手指完全进入便已疼的程以清满头细汗,他咬牙叫了向横一声,没受伤的那条手臂搭在对方肩头,改抱为推,下颌高扬着想逃。


向横不接话,只单手扣着程以清脚踝不让对方动,手上动作却一刻不停。他也并不好受,情欲翻滚叫嚣,烧的他眼眶通红,额角青筋暴跳。好在软膏足够多,虽然最开始有些困难,慢慢的程以清的身体也习惯了,甚至随着向横手指顶入的角度扭着腰去迎合。


周遭好像被烧了一把火,温度都跟着高了起来,手指从一根变成三根,抽送的也愈发顺畅。向横被欲火逼迫着,毫不迟疑的将三根手指换成了自己。


“嗯…向,向横…”手指完全无法比拟的物事,进入的过程也多少有些受阻。程以清微阖眼睑,努力放松身体去接纳对方。


向横被程以清叫的心口发热,他垂首瞟了眼两人身下连接的部位,毫不迟疑的一顶到底。狰狞的肉刃顶端不经意间蹭过肠壁某个位置,程以清被这层次丰富的快感逼的扬声尖叫,受伤的手都无意识的攥紧成拳。


向横将欲望抽出至穴口,循着适才那一点的方向又顶了进去,不过几个来回便找准了位置,干脆抵着那一点不间断的狠撞。程以清爽快的连脚趾都蜷起来,整个人陷在情潮中被快感淹没。


向横眯眼看着程以清的表情,指尖顺对方小腹向下,揪住一缕微硬的毛发不轻不重的扯了两下,满意的听到对方的闷哼声才继续向下,握住对方的性器撸动起来。


前后夹击的快感窜至四肢百骸,程以清爽的头皮发麻,刻意压制的呻吟声都拔高不少。向横呼吸愈重,身下动作配合着手上速度。他俯身凑近程以清,牙齿咬上人莹白耳垂细细吮吻。


程以清的身体随着向横的动作摇晃,体内敏感点被对方刻意加重动作顶撞,没受伤的那条手臂也无力的搭在向横肩头规律摆动着。


“程以清…程以清。”向横叫了两声只得到细小的回应,他舔了舔虎牙垂眸,指尖向下去关照对方性器下抖动的囊袋。


高潮来的猝不及防,几乎是在向横两根手指捏住囊袋揉捏了两下的瞬间,程以清便呜咽着射了出来。向横阖眸看他,嘴角挂着笑,身下动作也循着人体内那一点打桩般撞击不断。


程以清被接连不断的快感逼出了泪,漂亮的手指无助的在空中挥舞,最终在人光裸的脊背上留下道道红痕。


“慢,慢点…向横…你他妈的…”


脏话夹在粗重的喘息和断续的呻吟里,快感积累叠加,生理泪水不要钱似的顺着眼角流出来。


向横也并不好受,他被程以清紧致的肠壁夹的头皮发麻腰眼泛酸,最后顶进去那几下恨不得连囊袋都挤进去。


浓稠精/液尽数射入程以清几乎被干成一滩水的体内,瞬间刺激的他又来了感觉,身不由己的跟着向横又高潮了一次。他叫的嗓子发紧,身体又疲惫,只能夹紧后/穴由着人射完才粗喘着平复呼吸。


向横凑过去吻他耳朵尖,声线喑哑低沉,一叠声的叫他。


程以清累的话都不想说,半睁着眼嗯了一声,拖着受伤的手臂缩进床里,迷迷糊糊的直接睡了过去。




TBC


已复制分享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