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下载手机客户端
有匪   2019年09月12日
在空中


飞机行驶平稳,周围的同行人员都已经沉入梦境。肖战挣扎着起身看了眼手腕,晚上十点半,正是该上床休息的时间。


他不是刚出道的新人,红眼航班都已经算不清坐了多少次,能坐这个时间的头等舱已经算很不错的待遇了。网剧大爆,意料之外,却也情理之中。于是早已经离开剧组各自有了新工作的各位主演们又三不五时的被聚在一块儿接采访跑通告,托热度的福,他和王一博见面的机会也越来越多了。


肖战动了动身体才发觉腰上还环着王一博的手臂,对方大概是被他的动作吵醒,正阖着眼迷迷糊糊的看过来。肖战下意识将食指竖在唇边做了个悄声的暗示,王一博揉了揉眼睛点头坐直身体,迷迷糊糊的看了一圈。他刚睡醒的时候总带着些小孩儿似的迷糊劲儿,以往肖战很热衷抓紧这为时不长的机会逗他,但此时时间已晚暮色深沉,飞机上的照明设备关了七七八八,只剩两盏昏暗的小灯挂在前方,显然不是个好时机。


肖战手脚扑腾着挣扎试图坐起来,王一博坐在他旁边,一开始还懒洋洋的窝在座椅里,片刻后肖战只觉得自己来回动作间好像碰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他动作一顿,下意识抬头去看王一博的表情。


对方眉心拧着,短暂的迷糊劲儿一过去便又是那张冷若冰霜的脸。他表情十分微妙,见他看过来甚至微微一笑。那笑容隐在昏暗的光线里一时有些恍惚,肖战一愣,下一秒便被王一博抓着手腕按在了身下。


他倒吸一口凉气下意识便想挣脱。


挣扎间手下的玩意儿越来越大,甚至隔着布料都能感受到温度。肖战咬着下唇不敢出声,挣扎又挣不开,末了只得瞪了他一眼将身上盖着的毯子扔到王一博身上盖好,漂亮的手指解开腰带捏着拉链将人胯下那似乎时刻都可以发情的玩意儿放了出来。


其实也不怪王一博,正是爱玩儿又精力旺盛的年纪,却被迫和恋人异地恋,好不容易见上一回当然要抓紧机会。这也是肖战基本上都纵着他的原因,年长几岁,在感情里总归是要多些包容。


纤长的手指握着柱身上下撸动,勃动的青筋紧贴着指腹传递颤动。肖战闷不吭声的动作着,表情隐忍动作卖力。柔软指腹抵住肉刃狰狞的顶端来回揉搓,极有技巧的上下动作。


王一博呼吸渐重,别样的快感激的他心跳加速快意翻滚,却紧守着精关不愿放松。汪卓成与他们隔着一个过道,背对着他们歪在座椅里似乎正睡的香。他扫了一圈周遭确认并没有其他人醒着愈发大胆起来。宽厚温热的手掌覆上肖战的,引导着对方将胀大的欲望温柔安抚。滑腻的手握着肉刃动作,却始终徘徊在顶峰之前不得要领。


王一博皱眉想了想,略显迟疑的抬手去扣肖战后颈。后者下意识抬眸看过来,四目甫一相对,他便明了了对方的意思。


肖战本来正暗自唾骂王一博持久力惊人,他已然手腕泛酸手指都像要脱层皮,可王一博这玩意儿除了又胀大几分以外竟没有丝毫要释放的意思。


随时随地发情还迟迟不肯交货的年下恋人,简直不能更烦!


肖战边在心里吐槽边咬牙坚持,只盼着王一博快点完事儿放他去厕所。然而一句祈祷还没念完,后颈敏感的软肉便被人带着薄茧的指腹蹭了一下。在情事上对王一博向来算是千依百顺的肖战难得皱了眉头,他眼神飘忽的瞟了一圈周遭环境,舌尖无意识的去舔他唇下的那颗痣。


王一博眸色一暗,不由分说的扣着肖战后颈向自己的方向压过来,歪头凑上去的第一件事就是接替肖战的舌尖舔上了他唇下的那颗痣。


两个人在昏暗狭窄的空间里亲了一会儿,再分开时都压抑着喘息。肖战抬眼去看王一博的脸,对方的脸在明灭的光线下颇有些上了滤镜似的效果,模模糊糊的看不太清。


“哥。”


王一博刻意压低嗓子,嘶哑的声线里还浸着未散的情欲。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年轻的脸上满满的势在必得。


肖战被他这种极富压迫性的眼神盯的浑身发软,末了叹了口气认命般俯下身去。他撩开自己盖在王一博腿间的毛毯探身进去,又掩耳盗铃似的拉扯了两下边角,这才眯着眼睛打量年下恋人胯下已经跟他进行了无数次亲密接触的物件儿。


鼻翼间已经有隐约的腥膻味儿窜进来,并不算难以忍受,但还是让他本能的皱了眉头。


两只手分别握住柱身和下方囊袋,相互配合着开始动作。空间和姿势都受到限制,肖战不敢动作太大,王一博那玩意儿就在他手中胀大,滚烫的几乎要握不住。他歪着身体头悬了空,为了减轻一点负担便只能枕在王一博膝头,可这么一来距离对方的性器便愈发的近,湿热的呼吸直直的尽数落在那儿,不过几息之间,肖战便感觉手里的东西明显又胀大了一圈。


他暗自叫苦不迭,人高腿长却被王一博圈在这小小的一方天地中,头上盖了条毛毯便阻隔了外面本就昏暗的光线。小小的空间内氧气有限,没多大一会儿他就不能自控的加重了喘息。可王一博丝毫没有要射的意思,虽然他看不见狗崽子现在的表情,但一直搭在他背上的那只手甚至还很有闲情逸致的顺着他的蝴蝶骨来回摩挲,显然现在的节奏他适应的很好,距离高潮还有差距。


肖战已经奋斗了不短的时间,这会儿干脆一咬牙下了狠心,身体向前稍微蹭了蹭,鼻尖便抵在肉刃边上。他只探出舌尖试探似的舔了舔柱身,便感觉王一博搭在他背上不老实的手一僵。果然还是得下猛料…肖战嘀咕着略微支起身体,张嘴将半截性器含了进去。


快感瞬间成倍叠加着翻涌而来,王一博爽的小腹肌肉都无意识颤了两下。他眉头紧拧着抿唇不想出声,呼吸声却愈发粗重起来。那条柔软湿热的小舌正一点点的舔下去,他甚至能感觉到那艳色的舌尖舔过那凹进去的一层沟,舔过跳动的青筋,最后舔过最底下和囊袋连接的地方……王一博五指成拳蓦然收紧,克制不住似的挺腰将自己送入更紧更深的地方。


“唔…咳。”肖战被突如其来的被迫深喉顶的呼吸一窒几乎要翻白眼,近似密闭的空间本就氧气有限,王一博不打招呼来这么一下,他险些被顶的背过气去。肖战嘟囔一声,报复似的将那玩意儿吐出来再狠狠的含进去快速做了几个深喉,毫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微硬卷曲的毛发蹭过脸颊撩拨起一点细密的痒,肖战不自觉扭了扭腰,只觉得从身体深处升腾起了一点渴望。那渴望堆叠着越积越多,终于催着他塌软了腰,浑身都泛起了水汽。


“肖战…哥。”


王一博在毛毯外低声叫他的名字,浸了情欲的喑哑声线。肖战将嘴里还未释放的东西吐出来一把掀开毛毯,贪婪的深呼吸几口新鲜氧气,这才用一双雾蒙蒙的通红眼睛去看他。


舌尖无意识舔过唇下那颗痣,肖战指了指卫生间的方向压低声音。


“出去弄。”


起身离开前王一博状似无意的回头瞟了眼还歪在座椅里闭着眼睛的汪卓成,后者背脊崩的笔直,不细看还真有些分辨不清他到底是睡着还是醒着。




飞机上的卫生间格局并不大,两个成年大男人挤在一处就更挤了。


肖战被王一博抵在微凉的舱壁上亲吻,湿漉漉的舌头在他口中侵略,舌尖舔过齿根槽牙顶着上颚狠力舔弄。王一博的力道不轻,极为霸道的压制着肖战的挣扎,舌尖摧枯拉朽般在他口腔中搅弄吮吸。


“唔…嗯…”断续的呜咽声从喉管中溢出,肖战被王一博钳着下颌半迫张着嘴迎合对方的吮吻。来不及吞咽的口水顺着嘴角滴落下来,不过片刻便将领口衣襟泅湿了一小片。


王一博细碎的吻顺着人嘴角往下,咬住肖战不住滚动的喉结暧昧舔舐,他半阖着眸子打量身前人的反应,粗糙指腹撩开肖战衣服下摆探手而入。滑嫩细腻的皮肤百摸不厌,王一博眯着眼神色餍足,指尖顺着人腰侧软肉一路向上,最终毫不迟疑的覆上胸口已然硬挺的乳尖重重揉搓一把。


“王…一博唔…唔嗯!”肖战本就情潮翻涌,敏感处被毫无遮掩的撩拨一把顿时快意翻倍,咬牙切齿的叫他一声就要再骂。不想王一博眼疾手快,抬首凑过去在年上恋人叫出声之前先用吻堵上了他的嘴。


未出口的话被强行堵回喉管,肖战又气又憋屈,眼尾瞬间通红一片,连带着眼眶里也迅速漫上水雾。


王一博垂眸漫不经心的瞟他一眼,伸手去解肖战身下的裤子拉链和腰带,金属扣撞在一起发出短促的一声脆响。吻细密的落在嘴角下颌,肖战下意识抬头方便对方落在颈侧的亲吻,修长的一根手指被他自己咬在嘴里克制喘息。


“哥也很急对吧,我们速战速决好吗?”王一博的声线因情欲颇有些嘶哑,他又刻意压低声音凑在肖战耳边用气音说话,湿热气息尽数落在肖战敏感的耳朵尖激的他一激灵,立刻呼吸都重了两分。


“狗崽子…说的好像真的在征求我的意见一样。”肖战张嘴大口喘息,舌尖无意识舔过唇下那颗痣,瞪过去那一眼又像是刻意掺了些媚。王一博嘴角一勾笑而不语,指尖却顺着人腰际向下探。裤子不能落地,肖战便只能自己伸手去抓着,半条腿陡一接触冷空气顿时忍不住整个身体都哆嗦一下。


温热指腹顺着细嫩的腰间皮肤径直向下探至人身后张合的穴口,王一博随手摸了一把,手上便沾了满手黏腻,他挑眉看了肖战一眼嗤笑出声,却也不再说话,只将湿漉漉的食指凑到穴口试探着插入。


“别…慢点…”肖战意乱情迷的直摇头,穴口咬着王一博插/进来的那一点指尖不自觉收缩着,一只手扒在王一博肩头,修剪整齐的圆润指甲只抓出了道道红痕。


肖战适才在座位上给王一博口的时候就有了反应,身下软的一塌糊涂,后/穴分泌的淫/液将深色底裤浸出一块痕迹。一根手指没费什么劲儿便整根探入,王一博也不迟疑,抽出手指直接换成三根一起插入。他抬起一条腿支在舱壁上,又握着肖战纤细的脚踝迫使对方将一条长腿搭在他身上。三根手指并拢伸直在肖战体内抽送,不过几次便连肠肉似乎都柔软起来。


王一博喘息粗重,他抓着肖战的手向下覆在自己身下鼓起的一团,歪头凑在人耳边呼吸湿热。


“战哥,帮我。”


肖战一双欲语还休似的眼睛状似嗔怪的瞪了他一眼,染上绯色的眼尾微微挑起,端的是万种风情。王一博被他这眼神勾的呼吸一窒,三根手指在人体内直接循着敏感点重重顶了一下。


“啊…一博,别……”肖战声线嘶哑,一双手颤颤巍巍的向下去解王一博随便扣着的腰带。偏偏越急动作越难,一时间拉扯来去怎么也解不开。他急的额头一层细汗,抬眸用泪汪汪的凤眸对上王一博的眼,雪白的两颗门齿咬着艳色的唇,声音仿佛都带了哭腔。


“解…解不开。一博,我解不开…”


“肖战。”王一博眼底欲火灼人,也顾不上再折腾肖战,大手一伸三两下扯开自己腰带将欲望释放出来,握着柱身将头部顶在穴口摩挲两下便挺身而入。


“嗯——唔…”虽然体内早已湿软,到底前戏并算不上多充足,王一博的性器猛的一插到底多少让肖战有些痛感。


他死死咬着嘴唇克制着几乎下一秒就要失控的呻吟,五指深深抓着王一博背,生理泪水顺着眼角直至下颌。


王一博也并不好受,肖战下意识收缩的后/穴穴口紧紧咬着他的欲望,像婴儿小嘴儿般不住张合着吮吸,紧致的肠肉将柱身层层包裹,滚烫的热意简直爽的他差点儿一进去就缴械投降。


两个人不分时间地点的情事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次,这具身体却好像一座宝藏,对他有着神秘的吸引力,让他欲罢不能留恋不已。


肖战是包容的,是忍让的,在这段感情里好像也一直更热衷于扮演主导者的角色。王一博眷恋他,也真心实意的愿意被他管着,所以向来也很少对他说不。


——除了在情事中。在这个问题上,主动权从来不在肖战手上。


王一博阖眸笑起来,声线被欲火浸染,嘶哑低沉。


肖战软了腰身,柔弱无骨般贴附在他身上,难耐的扭腰示意王一博快些动作。痒意顺着后/穴爬遍了四肢百骸,只渴望着有什么东西能赶紧帮他瘙痒。


“一博…嗯…你,你动一动…动一动啊。”肖战眼里一片雾蒙蒙的水汽,他抬头将殷红的唇瓣凑到王一博的下颌边讨好般落下细碎的吻,细腰不住扭动着让对方的性器在他体内研磨。


王一博额角青筋直跳,宽大的温热掌心一巴掌拍在肖战柔软的臀肉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他钳着肖战的腰自下而上将其贯穿,粗长的性器一插到底,再毫不犹豫的整根拔出复又顶入。


囊袋拍打在臀肉上在狭小的空间里荡起规律的脆响,咕叽咕叽的水声更显色情,肖战身前秀气笔直的性器蹭在王一博结实的小腹腹肌上,不过片刻便颤颤巍巍的吐了水儿。


“再夹紧一点儿。”王一博轻咬肖战通红的耳朵尖,身下动作打桩般不住顶弄。圆润龟/头次次撞上人体内敏感点,湿热的呼吸将肖战莹白的耳后肌肤激起一片潮红。


“不要了,不要了…王,王一博,狗崽子,够了够了…”肖战似乎已经被操干的失了神智,湿漉漉的眼睛茫然的看着王一博的脸,不住摇头像是要拒绝,身下穴口却听话的夹紧,试图挽留要从他体内退出的性器。


王一博也不理会,时间不早确实要速战速决,他垂手粗声喘息,一只手握着肖战身下那根来回快速撸动,顶弄的动作也愈发急促起来。


“笃笃——”


两个人战役正酣,门外却突然传来两声敲门声。肖战大概是被这声音吓到了,身下欲望一抖顿时射了王一博满手。他似乎被极乐的快意和偷情般的刺激感唤回了些许神智,瞪大眼睛紧张的看着面前的王一博,齿尖抵着下唇处的那颗痣不敢出声。


王一博咧嘴笑开,只伸出食指在唇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身下动作却丝毫不缓。他抬起沾满肖战精/液的手凑在人面前,故意张开手掌将黏腻的透明丝线暴露在肖战眼中,眼角眉梢都染上了笑意。


肖战又羞又怕,呻吟被堵在喉管不敢放松,身下穴口却报复般咬的愈紧。


门外脚步声渐远,大概是等不到回应也懒得再等了。


肖战长舒口气放松下来,眸光却清明不少。他伸手用葱白的指尖捏了捏王一博的耳垂,下颌搭在人肩头,声线里裹着满足后的餍足嘶哑。


“狗崽子,要操/死你哥才甘心吗?”


王一博闷哼一声,只觉酥麻快感自头皮蔓延开来,身下动作一顿毫不迟疑的尽数交代在肖战身体里。





END


已复制分享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