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下载手机客户端
有匪   2019年08月09日
玫瑰枪


肖战和王一博隐在商业大厦后的阴影里接吻。


北京城的深夜从来不是沉默静谧的,更深露重,繁华的美食街却依然人来人往。商业大厦就在美食街后边,仅仅一街之隔,吵嚷沸腾的喧闹声远远的飘过来,像是很多人就围着他们现场观看。肖战没有王一博脸皮厚,心里又因为怕被人看见有点儿发憷,两个人舌尖抵着舌尖亲了没一会儿他就有些腿软。好在王一博最开始就只用了一只手把他抵在墙上,另一条手臂环在他腰间,全然成了他此时的依靠。


大厦一层靠窗的专柜店开着地灯,将窗前不大的一块方寸之地照亮。两个人偷情似的藏在这鲜有人迹的地方亲密,生生吻出了一种背离全世界的气氛。


距离上次见面已经有一段时日,好不容易等到了见面会的行程一解相思之苦,两个人自然都不肯放过。热恋中的小情侣却偏偏要异地恋,这搁谁受得了。甫一见面就是干柴烈火,若不是见面会现场和后台盯着他们的眼睛太多,两个人早就不顾一切的吻到一处了。


王一博的吻一如既往,霸道专注又深情。肖战被年下恋人压在墙上全无反抗之意,一双手绕在对方后颈抱着,紧阖双眸承受来自恋人的亲近。王一博单手垫在肖战脑后,环着恋人的手臂略一用力便将人又往怀里贴近了几分。鼻尖蹭着鼻尖唇贴着唇,舌尖津液纠缠的缠绵悱恻,即便偶尔分开一下也不舍似的藕断丝连着。


“唔…嗯…”长时间的亲吻让肖战有些喘不过气,他闷哼着屈指用指骨处的皮肤去蹭王一博耳根,这两下动作温柔又缓慢,蹭在王一博耳根处活像赤裸裸的引诱。精力旺盛的年下恋人果不其然立刻连呼吸都加重了几分,他咬着肖战柔软的下唇吮了一下还不够,复又用舌尖顶着人唇下那颗痣狠狠舔了两下方才放开,抵住他额头用亮晶晶的一双眸子盯着他。


肖战整个人隐在黑暗中,只借着旁边地灯反射的那一点光模模糊糊映出轮廓,一双眼睛却蒙着水雾,氤氲着看他。


王一博喉骨滚动,又凑过去将细碎的吻落在他下颌,声线含糊嘶哑:“哥,你好热情。”


肖战似嗔非嗔的横了他一眼笑起来,故意抬手摩挲着人嘴角点了两下才继续向下,略带薄茧的指腹抚上恋人不住滑动的喉结蹭了蹭声线满浸笑意。


“王老师今天可真厉害,见面会那么多人,什么都敢说。”


王一博并不答话,嘴角一弯明明白白的一脸不愧是我。他任由肖战微凉的指尖在身上点火,只俯身凑过去将湿热呼吸尽数散在对方耳边,齿尖叼着人柔软的耳垂施力轻咬。


“狗崽子,你真的是狗吗,干嘛总咬我?”肖战被王一博又舔又咬撩拨的发笑,缩着肩膀试图避开对方湿漉漉的唇舌。王一博眉心一拧,动作强硬的将肖战抵在身体与墙壁之间不得动弹,只能被迫被动的承受这份亲昵。


他沉声笑了笑,舌尖顺着肖战耳廓暗示意味十足的舔了一圈,本就嘶哑的声线刻意压低道:“除了会咬,还会很多别的,哥要都试试看吗?”



“你今天…嗯,在后台休息室…说要送我什么东西?”


肖战被王一博压在保姆车后座,短袖衣摆撩到胸口,破洞牛仔裤松松垮垮的挂在左腿膝盖上。他仰头承受身上人滚烫的亲吻,连带着问话都断断续续。


“哦,那个。”王一博哑声应了一句,终于不舍的从肖战身上起身收手,探身从驾驶座上拿了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递过去:“我提前两天才订到他们家的蛋糕,特别好吃,想给你尝尝。”


肖战一怔,心里蓦然软了一块。他抬眸对上王一博的视线眨了眨眼,舌尖暗示般舔过唇下那颗痣低声道:“嗯…看起来确实很诱人,那你喂我吃啊。”


王一博眸色骤深,两下扯开小盒子上系的那条丝带去缠肖战的手,俯身凑过去一口咬在人颈侧,舌苔贴着肖战颈后那一小块儿皮肉翻来覆去的舔了好几下,声线低沉喑哑:“嗯,我喂哥吃蛋糕。”


保姆车是王一博的,他提前给司机和助理下了班,本想载着肖战去他那儿过夜。没想到两个人在街上亲了一遭就被撩拨出了火,根本等不及回家,干脆就在车上搞了起来。


车内的空间其实并不算小,但挤下两个一米八的大男人还是有些不容易。王一博整个人压在肖战身上,亲昵时肌肤的热度相互传递着,想不走火都难。肖战只稍稍抬了下腿,膝盖便正正好好抵在王一博身下,他能感觉到王一博尚且还包裹在布料里那滚烫的玩意儿,甚至隔着两层布料都好像能感受到那灼人的热度。


好在肖战并不是矫情的人,他被王一博捆了手,只能抬起两条手臂圈在对方颈后,用力将人脑袋压下来去亲吻。濡湿的唇瓣舌尖在王一博喉结颈窝走过一遭,换来对方努力压抑的粗重喘息。


王一博被撩拨的血气上涌头皮发麻,连带着眼眶都被逼的发红。他单手托着肖战挺翘的臀肉揉捏两把,腕骨一翻便干脆利索的将人底裤连带着破洞裤拽下。


兴奋的性器瞬间弹出来,流水儿的顶端抵在王一博线条流畅的腹肌来回磨蹭。只不过就蹭了那么几下,肖战便爽的脚趾都蜷缩起来,哼哼唧唧的去寻王一博的唇瓣。


年下恋人垂眼阖眸跟对方交换湿漉漉的亲吻,手却摸索着掀开了蛋糕盒。蛋糕的香甜气息瞬间爆散开来,很快盈满了空间有限的车厢,鼻翼间满是奶香果香交融的甜味儿,引的肖战都睁开雾蒙蒙的眼睛偏头去看。


蛋糕并不大,但胜在精致,看起来就十分惹人垂涎。肖战双眼紧盯着蛋糕下意识探出猩红的舌尖舔了舔唇角,下颌一扬唇下那颗痣都生动起来。


“不是说喂我吃吗?还要等多久啊王老师?”


王一博被他这一眼撩拨的火起,他眯着眼睛冷哼着笑了笑,挖了一大块奶油凑近肖战颈窝:“哥急什么,这不就来了嘛。”


下一秒黏腻的奶油涂上了喉结锁骨,肖战扬颌轻喘了一声,嗔怪似的瞪了一眼年下恋人。


“我就知道。”


他一边说一边晃了晃被捆住的双手,探身将赤裸的胸口往人手底下送:“涂多少你吃多少,一会儿嫌腻不吃可不行。”


“战哥放心,保证一点儿不剩。”王一博嗤声笑开,沾了奶油的手指顺着肖战锁骨向下抚上胸口,两边乳尖都涂上了厚厚一层,浅色乳首在乳白色的奶油中若隐若现,看的王一博口干舌燥直吞口水。


呼吸愈发粗重,他俯下身去吻上肖战沾着奶油的喉结来回舔弄吮吸,直把身下人撩拨的不住扭腰挺胸低声呻吟。


湿漉漉的舌尖舔去锁骨上的奶油又落到左边胸口,粗粝舌苔狠狠舔过,彻底暴露出奶油下的乳珠。


王一博眯着双眼舔了舔嘴角一副回味无穷的模样对上肖战的眼:“好甜啊战哥。”


肖战全身泛起了绯色,他举着被捆上的一双腕子送到嘴边,咬着一条丝带手向后一退便将王一博随便系上的结解开了。双手得了自由肖战也不再被动,他低声喘着单手撑起身体去拉扯王一博未扣好扣子的衬衫,又去拽人身下腰带,连带着嘴里半真半假断断续续的控诉。


“王一博,你这…个狗崽子,小混蛋。”


“是是是,哥说的都对。”王一博笑意盎然,显然对肖战骂他的话十分受用,全然当做夸奖了。他顺势褪去衣裤,又挖了满手奶油往人身后探去。


肖战配合的略微抬起腰方便他动作,一双长腿环上人窄腰颇显急躁的蹭了蹭。


沾满奶油的指尖在入口处试探着戳了戳,而后滑腻的手指挤了进去。肖战下意识仰头轻呼,眼尾迅速泛起了红。


王一博拧着眉头沉默不语,一根手指在肖战体内按过往频率抽送,他俯下身去和人接吻,柔软的舌尖舔过他嘴角温柔缱绻。


“再…一起,进…进来。”肖战被一根手指撩拨起愈发难耐的情欲,他略微晃着腰讨好的去蹭王一博身下已然蓬勃的性器,喘息粗重邀请说的不清不楚。


王一博却听懂了。他双眼微眯抽出手指,又抹了一大块奶油在手上,三指并拢直接全部探入。


“嗯…一博…”满足感突如其来,肖战胸口向上挺起大口喘息着平复过大快感,眼角通红隐隐盈上了生理泪水。


王一博倾身吻上人下颌颈窝,手下动作也快了不少。


抽/插愈发顺畅,肖战也适应了对方抽送的频率。甚至撑着座椅起身去揩蛋糕上的奶油。甜蜜又香气馥郁的奶油入口即化,满口留香,肖战满足的一双漂亮眼睛都猫儿似的略微眯起来。他草草尝了一口奶油又伸手去挖第二次,乳白色的奶油将他食指指尖完全包裹,肖战挺了挺腰将王一博的手指吞的更深,复又用干净的那只手扣着对方后颈半迫着人垂首矮身。手指上的奶油被肖战细细的涂在王一博喉骨颈窝,他舔着嘴角笑了笑,欣赏大作似的拖长尾音嗯了一声。


“礼尚往来,接下来该换我尝尝奶油了。”他说着手腕用力一把将王一博拖到自己面前,歪头就凑到人颈窝处伸着艳色的舌尖细细的舔。粗粝舌苔一点点舔过王一博滚动的喉结和脉动的颈侧,最后顺势而下一口叼住了王一博颈下锁骨窝那一处裸露出来的痣。


“嘶…”这一下快感太过,几乎在肖战咬上来的同时王一博倒吸一口气,他瞳眸泛红,显然是被这一下刺激了。肖战只感觉体内顺利进出的三根手指迅速退出,还没等他喘口气,更粗更长更硬的玩意儿便一鼓作气顶了进来。


“呃——唔…!”肖战的呻吟蓦然拔高。滚烫的性器操开穴内层层软肉尽根没入,他被顶的整个人往上窜了一下,却立刻被王一博掐着腰拖回身下。肖战眼底迅速蒸腾起雾气,眼眶红了一片,不知是爽的还是疼的。单薄的胸口不住起伏着,身前一直蹭着王一博小腹的性器却不但没有软下去,反而颤颤巍巍的吐了淫/水儿。


“看来哥也很想我。”王一博哑声笑开,这会儿又不着急了,他钳着肖战的细腰,故意折磨他似的只小幅度又缓慢的动。性器整根抽出只留个顶端在人体内轻轻磨蹭,而后迅速一插到底。如此往复几次便磨的肖战再受不住,直抱着王一博脖子扭腰,满口狗崽子王一博老公好哥哥的乱叫。


此情此景,神仙来了也挡不住。王一博眼里烧的通红,他微弯着腰抬起肖战两条腿环在腰上,身下动作大开大阖快速抽送。囊袋拍打在臀肉上发出脆响,抽/插间咕叽咕叽的水声暧昧而色情。肖战的性器只能如汪洋中的一叶扁舟,随身上人的动作前后抖动,顶端不住向外冒着粘液,淫/靡的不可言喻。他眉心微蹙眼眶含泪眼角泛红,双唇微张着,粉嫩的唇瓣像是含了什么东西一般合不拢,只有细碎的呻吟断断续续的溢出来。舌尖不住去舔他唇下那颗痣,任人怎么看都是赤裸裸的引诱。


王一博恨不得将肖战连人带骨都一同吞吃入腹,手掌高高举起拍在人雪白的臀肉上,顿时红了一片。


“疼…王一博!好疼…老公轻,轻一点…”肖战被操干的神志尽失只晓得顺从甘美的快意,平常决计不肯叫出口的称呼倒豆子一般往外叫。


王一博愈发激动,身下性器打桩般在人体内抽/插。他伸手覆上肖战平坦的小腹,薄薄的一层皮肉下甚至隐约印出了他性器的形状。王一博恶趣味丛生,探身抓着肖战的手半是强迫的让对方摊开五指将掌心覆了上去。


“…王一博,你他妈的…唔嗯嗯啊——”


饶是肖战脸皮厚,这会儿也有些不好意思。然而一句话还没骂完,王一博便像预料到了似的,略微上翘的性器猛然顶进更深的地方,狰狞龟/头重重碾过肖战体内又酥又麻那一点,只一下,就爽的肖战扑簌簌的掉眼泪。


他爽快的脚趾手指都蜷缩着,贪恋美妙的快感迎合般挺腰迎合王一博的操弄,不过反复几个回合,肖战便被精力旺盛的年下恋人操干的淫/液四溢汁水横流。


“肖战,你下面这张嘴好会咬,自己说你骚不骚,嗯?”王一博喘息粗重,性器自人后/穴穴口猛的插入。肖战被这一记又快又狠的顶弄送上顶峰,身前性器颤抖着射了精。


他仰头回味着甜美的快感,一时根本来不及回复王一博的问题,只瞪大了双眼平复呼吸轻声哼唧。


“不说是不是?”王一博眉梢一挑,性器上勃动的青筋抵住肖战体内腺体尽数碾过,顿时把人激的高叫一声,身前欲望又哆哆嗦嗦的硬了起来。


“骚!嗯…只骚给王一博哥哥啊…看。嗯…我好想你…一博,狗崽崽,宝贝,我好想你啊…”高潮的快感尚且并未平复,无法消受的快感又接踵而来,逼的肖战赶紧环上王一博后颈探舌舔他脸颊下颌不住讨好。


肠肉不自觉蠕动着绞住王一博的性器,后者却突然扶着肖战的腰退了出去。他身体向后倾斜一点,探身从驾驶座上又拿了个小礼袋给他。


“其实我今天还给哥带了其他东西。”王一博说着窸窸窣窣的拆开礼袋,然后伸手将东西抽了出来。


肖战凝眸细看,黑色的方形管身优雅大气,看起来十分精致。


“这,这是什么…你刚接的那个口红吗…?”肖战细喘着发问。


王一博笑嘻嘻的点头,捏着口红底座抵上肖战后/穴:“是啊,哥连这个都知道,好关注我啊。既然这样,哥应该会喜欢吧。”他话音未落便捏着底部将管身推进肖战体内,顺势还有意无意的向外拉扯一下又再插/进去。


“不…不要,不要这个,一博…唔嗯!”冰凉的管壁骤然接触滚烫的肠道刺激的肖战扬颌低喘,他眼里一片雾蒙蒙的摇头表示拒绝,眼角泪痕明显眼尾绯红一片。


“那哥想要什么?”王一博阖眸看着肖战殷红的穴口吞吐黑色管身的淫/靡场景,故作不知的哑声发问。


短而凉的口红哪里能满足情欲正盛的肖战,他修剪整齐的指甲在王一博手臂留下道道血痕,声线浸着哭腔:“要…要你,要你进来,一博,王一博…”


王一博眼眶通红,一把扯出口红塞进肖战掌心,扶着身下性器猛的顶进去。


两个人不约而同发出舒爽至极的喟叹,肖战一边承受着操干一边举着口红在王一博眼前晃:“你…给我嗯…这个,干嘛…”


王一博抬臂,大手将肖战的掌心包裹送至唇边轻吻声线低哑而温柔。


“哥要善待它,以后我也会定期送哥新的口红,因为我听说,送喜欢的人口红,是可以每天讨回来一点点的。”





END


已复制分享链接